他的柔情我知道(盛夏穆岩)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5-13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盛夏穆岩是最近言情小说《他的柔情我知道》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最受欢迎的角色指引,在作者倚梦寻的描写中(盛夏穆岩)的也逐渐走入大家心中,下面请赏析《他的柔情我知道》精彩节选:盛夏语气平淡,仿佛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看着他的眼睛问他,“你会吗?”穆岩没跟上她跳跃的思路,“什么?”盛夏的指尖落在他的衬衫衣领上,外人看来只以为她是在帮他整理,“会把我送给他吗?”她问。穆岩沉默一瞬,反问她,“你认为呢?”

他的柔情我知道小说简介

珠宝界新贵穆岩向来人狠话不多,极少在人前表露情绪,近期却性格大变,时常面带笑,众人猜测他可能是恋爱了。
“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竟然能够打动穆总的心。”
作为她们当中的一份子,盛夏决定坦诚相告,指了指自己:“是我。”
众人先是一愣,紧接着发出一阵爆笑,笑得眼泪都飚出来。
此时,穆岩恰好从办公室门口经过,他进来牵起盛夏的手,将钻石指环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又忘记戴戒指,看我今晚怎么罚你。”
众人:“…………”

他的柔情我知道完整全文阅读

戴珊极力为自己争取,“您这次是去拜访珍珠原料供应商,我作为公司设计总监……”
“作为公司的设计总监。”穆岩打断她,一双犀利而冷情的眸带着警告,“更应该明白要听命于你的老板的道理。”
戴珊:“我……”
叮咚电梯到,穆岩丢下一句,“戴总回去工作吧。”一只手拎起行李出电梯。
盛夏跟着出去,回头看一眼,戴珊站在里面一动不动,就这么目送着穆岩。啧,那眼神那姿态,都快成望夫石了。
她加快两步追上去,“穆山石,这位传说中,美丽大方有气质又有才华的总监,喜欢你吧?”
“我在公司简介里的领导专栏里面看到,这位戴珊总监从公司成立开始就来了,你们共事四年,那她追了你多久?”
穆岩将行李放进后备箱,阖上盖子,“她没有追我。”
“没有追你?那就是暗恋咯?可是她的暗恋表现得也太明显了吧,你就没有……”
“盛夏!”穆岩又摆起了严肃的扑克脸,对她的话题丝毫不感兴趣,“公司花钱请你来,是让你好好工作的,不是让你来聊老板的八卦的。”
嘿!在她面前还摆起老板的架子来了。
不过他说的话倒也在理。
“好的,老板。”盛夏给他鞠了个大大的躬。
穆岩差点被她逗笑,命令她,“上车!”
“是,老板。”盛夏又立定敬了个礼。
穆岩伸手就要捏她脸蛋,盛夏转身一溜烟跑到右边后座,他的手落了个空。她扶着车门,冲他做了个鬼脸,飞快地钻进车里。
然后,五年没有展露过笑颜的穆总,唇边挑起了一道明显的弧度。
十几米远之外,戴珊将这一切收进眼底。
盛夏,Summer,所以从一开始,这家公司就是为了纪念她才成立的?她早该想到的,当初有那么多更合适的备选名称他都一一否决,直接提出这个的时候,就该想到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他那个时候借口说什么“江城即将进入到夏天,用Summer也算应景。”听起来真随意。
上周,公司里传盛夏和小秦总的桃色绯闻,实际上,戴珊知道事实并不是员工传的那样,很巧,那天她有事去找小秦总,不小心在窗边听了一耳朵。
虽然她知道事实,但是当然,她也并不想站出来帮忙澄清。因为她知道,穆岩是眼里最容不得沙子的人,一旦盛夏和小秦总那些不堪入耳的传言铺开,不管过去如何,这个叫盛夏的女孩子,也就没有多少胜算了。
一个前任而已,只要出一点点差错,就能够将男人最后那点留恋消耗殆尽。
可没想到,当穆岩回来,听到他们的传闻之后,直接炒掉了她设计部里面讨论这个话题的设计师,甚至,还为她动手打了小秦总。
这个盛夏对他而言,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无论她犯了什么错,有什么不好的名声,他都不介意?
——
车开到盛夏家楼下。
穆岩靠在后座,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手指敲着键盘在处理工作,“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女孩子收行李哪儿那么容易,除了衣服还有各种护肤品化妆品,盛夏讨价还价,伸出两根手指,“二十分钟。”
穆岩抬眸看她,拿她没办法,嘴上却是一惯严厉,“已经过去一分钟。”
“穆山石你真的好讨厌!”
“两分钟……”
盛夏不敢再耽误,推开车门就跑。
驾驶位的丁律看眼后视镜,“岩哥,我们提前出门了,时间很充裕。”
隔着车窗,穆岩看着那道跑远的娇小身影,车窗玻璃上,倒映出了他五年来第二张笑脸。
“我知道。”
低沉沙哑的烟嗓响起,不同以往的多了点愉悦的成分,丁律懂了,跟着笑起来,“岩哥,你逗小……逗盛小姐玩呢。”
仿佛又回到从前了,虽然是幼稚了点。不过,丁律当初可是见识过穆岩为讨美人欢心,做过更多更幼稚的事情呢。
二十分钟后,盛夏推着行李从电梯出来。
穆岩靠在车门上抽着烟,见她出来,咬着烟上前去,二话不说把她手里的箱子一把接过,拎下台阶。
本来要推门下车拎行李的丁律,见状将车门重新拉上,嘴角偷笑。
坐回到车里,盛夏给盛天明发微信,告知他自己要出差的消息。
微信刚发出去,就收到盛天明的来电。
“嘿嘿,爸。”
“你才刚上班不久,怎么就安排去外地出差?同行的都有谁啊?男的女的?”
……
盛天明担心地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盛夏耐心的一个个回答,消除他的顾虑,“出差是正常的工作需要……”顿了一下,转头看眼身旁的穆岩,穆岩正低头看笔记本电脑。
她咬了咬唇,转开脸面向车窗,“那个,好几个人呢,男女都有。”
穆岩敲键盘的手一顿,抬头看向她的后脑勺。
盛夏顿觉后背一阵凉意,在车窗玻璃上收到他的反应,急急跟盛天明道了别。
她握着手机,身子端正坐好,扭头和他的视线对上一眼,支吾着说:“那个,我我那么说,只是不希望爸爸担心。”
驾驶位的丁律扫一眼后视镜,完蛋了!
“啪”的一声,笔记本被合上,只听到男人冷声问:“若说跟我呆在一起,会让他担心吗?担心什么?”
在盛天明和他之间,盛夏明显永远只会选择盛天明。梦想、父女之情,不定时出现的男人,还有什么?他总是排在这些之后。心中吃味,以至于他口不择言,“担心我上了你?还是担心我卖了你?”
盛夏轻咬住唇,她总不能告诉穆岩,盛天明之所以不放心她和他在一起,是担心他有了钱后变坏吧。
而且他现在的态度……还真有点变坏的意味。以前他说话不那么冲的,对长辈也很有礼貌。
她扣弄着手机壳,争辩说:“为人父母担心自己的孩子,不是人之常情吗?”
“是啊,人之常情。”穆岩咬牙重复了一句,他气的根本不是这个,转眼凶狠地看着她,“就像男朋友不喜欢了可以随手扔了,可以重新再换,再正常不过了,是吗?”
他现在的脾气还真是阴晴不定,古怪得很,盛夏心想着。
“穆山石你是不是有病!”
“是啊,我有病,没病我怎么还让你待在我的公司里,还让你坐在我的车上!”
两个人气汹汹瞪着彼此,对峙着。
车厢气氛太紧张,仿若再添一点火星就能燃烧起来,前面的丁律握着方向盘大气不敢喘,心中感慨,能激怒沉默寡言冷静自持的穆岩的人,也就只有这个叫盛夏的小女人了。
“那个……”他小心翼翼地开口,“盛小姐,其实岩哥他……”
“闭嘴!”穆岩一声吼,吓得丁律握方向盘的手一抖,“专心开你的车。”
明明在乎得要命,却一再的口是心非,丁律操心地叹口气,却也真的不敢再多嘴。
盛夏双臂抱胸,气愤地别开脸去,懒得再跟这臭男人吵。
三小时飞行,从江城抵达三湖市。
到酒店办理好入住,盛夏跟着穆岩马不停蹄去会所见珍珠养殖大户温总。
一台银色SUV停在酒店门口,门口的泊车小弟上前帮忙打开车门。
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男人,约莫四十多岁,挺着啤酒肚。副驾跟着下来一位,年龄与穆岩相仿,高高瘦瘦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中年男人大概就是温总了,年轻的那位应该是助理,他们下车后,穆岩上前去跟他们行握手礼,温总笑眯眯的眼神一转,落在穆岩身后的盛夏身上。
盛夏一米六多一点的身高,今日特意穿了一双十厘米高跟鞋,衬得身材高挑娇美,她本是想让自己更加职业范,殊不知稚嫩的童颜加上玲珑曲线,对男人有着致命吸引力。
温总一见着她就挪不开眼了,盛夏微微一笑,上前喊了声温总好,伸出一半的手被对方迫不及待握住。
“穆总挑助理的眼光,很特别呀。”温总眼角堆满褶子,握着盛夏的手不放。助理秘书一般或干练知性,或妖娆妩媚,这种可爱甜美系的少见。
盛夏的手被握着抽不回来,第一次担任“助理”,又不懂得应酬场上的弯弯绕绕,总不能按自己的性子把对方暴打一顿吧?也顾不得来的路上才和穆岩吵过,黑亮的眼睛向他投去求助的眼神。
也不知道穆岩收到她求助的讯号没有,他只顾淡淡地勾着唇,看着温总笑,“小山椒温总您知道吧?别看她外形小巧玲珑,那股霸道的辣劲能把人呛出泪来。”
上司评价下属一般都是从工作层面,而穆岩这个评价可以说是非常私人化了,像温总这种,长期浸润在交际应酬场上的人,直觉二人关系不简单,这让他准备抚摸盛夏手背的另一只手不由一顿。
哈哈讪笑了两声,温总将手背向身后,“哦,是嘛?”
虽然不擅应酬,职业假笑盛夏还是会的,她边端着不着痕迹的笑容,边向温总做了个“请”的动作,“外面热,温总我们先进里面。”
“好好好。”温总顺着她的话头,放开了握着她的手,领着助理进去。
另外那位男助理,初见觉得斯文儒雅,可结果跟着温总进会所时,眼神轻佻地往盛夏身上扫荡,镜片后的眼睛贼亮,看样子也是那一类人。
难道,在生意场上,女人在他们眼里,就只是一件可供他们随意打量的商品?
盛夏愈发觉得恶心,将那只被温总握过的手,在衬衣上擦了擦。
正欲转身的穆岩瞥见她的小动作,停下脚步,唇边提起一道玩味的弧度,“秘书助理的工作就是这样的,不但需要陪笑、还需要陪酒,甚至……”他顿了顿,转头观察着她脸上每一秒的表情,说不清是逗趣还是恐吓,“怕不怕?嗯?”
穆岩了解盛夏的性子,从小被娇宠着长大,一身傲气,低身下气陪笑陪酒的事情她做不来。
盛夏不由敛眉,“这就是你只带我过来的原因,想吓退我?”
穆岩双手插兜,淡淡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盛夏对副总助理这个职位一点兴趣都没有,当初会接受这个职位,完全是为了有更多机会接触穆岩,可是现在显然不需要了。所以她这两天想过,等她把项链的设计稿画出来交给他,就从Summer离开,但是她主动离开,跟被别人逼着夹着尾巴离开,那可是天差地别。
她骄傲惯了的,主动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
“你好好看着吧,我不但可以做,还可以做的很好!”她昂着脑袋像是下定了决心,说完就转身进会所。
穆岩伸手将她拦下,“你真的不怕?”
他就不明白了,副总助理这个职位对她而言到底有什么魅力,让她这样舍不得放手?设计师都完全不想去做了?
他问她怕不怕?盛夏眼中闪过情绪,“我唯一惧怕的,只有你而已。”
难得她也有惧怕的,只是穆岩没明白,习惯在他面前放肆的人,还会惧怕他?
“怕我什么?”他问。
盛夏的嗓音低低地,透着难过,“怕你真的不再爱我。”

他的柔情我知道免费章节阅读

“不过显然,我惧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不再爱她了,否则,他怎么会在明知今天要见的温总是个怎样的人,还只带她一个女性随行呢?
盛夏语气平淡,仿佛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看着他的眼睛问他,“你会吗?”
穆岩没跟上她跳跃的思路,“什么?”
盛夏的指尖落在他的衬衫衣领上,外人看来只以为她是在帮他整理,“会把我送给他吗?”她问。
穆岩沉默一瞬,反问她,“你认为呢?”
两个人看着彼此,眼中都是对方的脸庞,明明那么近,中间横亘的那五年却好似一条永远跨不过的鸿沟。
走在前面的温总回过头,唤了他们一声。
“马上来。”穆岩应了前面的人,转头看着盛夏,似真似假的恐吓,“我最后再重复一遍,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仿佛一会儿要进去的不是喝酒吃饭的包厢,而是什么龙潭虎***。
“你敢把我送给他,我就敢跟他来真的。”盛夏声音压得极低却满是威胁意味,指尖顺着衣襟划下,戳着他的胸口,“让你后悔一辈子。”说着义无反顾转身进会所。
进了包厢,已入座的温总朝她招手,“哎哟,盛小姐,来来来,坐我身边来。”
男人多少是有些不甘心的,还想再探探穆岩的底牌,说不定穆岩最后愿意将这秘书送给他呢?
而此时的盛夏,完全践行“你敢把我送给他,我就敢跟他来真的。”正欲绕过大桌上前去,一只手将她抓住。
穆岩拉开一张椅子,双手搭在她的肩头,将她按坐在那张椅子上。
给她安顿好位置,他又拉开了她右边的一张椅子坐下来。
“这……”明明美人那么主动,怎么穆岩反倒是……温总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
穆岩不紧不慢的圆场,“温总别着急,盛小姐其实并不是我的助理,您刚刚不是还问怎么小秦总没有来吗?她就是代小秦总来的,至于我的秘书,稍后就到。”
话音刚落地,身后的包厢门便被人从外边推开了,身材窈窕的女人扭着水蛇般的腰进来。
“穆总,行李已经放好了,温总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这哪儿是穆岩的秘书呀,他的秘书盛夏是认识的,不过目前形势对自己有利,她自然假装不知。
“秘书”为自己的迟到自罚三杯后,给温总敬酒,温总也明白,有些女人你再感兴趣,碰不得就是碰不得,也就顺着穆岩给的台阶下了,“哈哈哈……好好好……”
盛夏彻底松了口气,跟穆岩对视一眼。
而温总眼角的余光也恰好扫过他们。
许多人的所谓助理、秘书,其实背后还有一层隐秘的关系。从见面到进包厢坐下,穆岩和盛夏这两个人的眼神、动作在他看来,都在流露出一种超出工作关系以外的情愫。
不似上下级,更像赌气的男女朋友。
今天这位盛小姐他看着欢喜,脸蛋长得天真可爱,身材火辣,很有味道,一头亚麻色微卷长发,让她看起来像洋娃娃,极大地挑起男人的征服欲和占有欲,倘若穆岩有意将她送给他,自然是正中他下怀,倘若穆岩舍不得,他也只能见好就收。
当然,如果他到了可以全面压制穆岩的地位,那就另当别论了,即便不舍得给他也要抢。只可惜,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到这样的地位。
关于这位珠宝界新贵穆岩的传闻,他也多少知道一点,传闻他特种兵出身,做事风格雷厉风行,眼光快准狠,当初就是去缅甸赌石,几千块买下一堆别人眼里的废石,结果切割开里面一片绿。
致富的轨迹有点像暴发户,但是他行事作风却没有暴发户的影子,稳扎稳打地建立起一家新的珠宝公司——Summer。
珠宝界有名的设计师安琪,和玉石大亨金吉现如今都是他的挚友。
这个年轻人的潜力不容小觑,跟他维持良好的关系也就很有必要。
他收回眼角那一点余光,也收起最后一点不甘心,喝进怀中女人喂上来的酒。
他点点女孩的鼻子,“真乖。”
“秘书”半含羞地蹭了蹭他,拿起筷子夹了口菜送他嘴边,“来,再尝尝这个。”
温总笑得一身肥肉发颤,“哈哈哈……你最好!”
目睹全程的盛夏不由打了个哆嗦,这种事她可做不来,也幸亏不用她做。
说到这个,她又转头看了穆岩一眼,他是因为她那句威胁的话,还是舍不得她对另一个男人这样,才没把她推给对面那个男人的?
穆岩放到嘴边的酒杯一顿,转头对上她的眼,“不然,你学学?”
这是……让她跟对面学学呢?
盛夏巧笑嫣然,出奇的好说话,“好呀!”
她拿起他手里的酒杯,杯沿凑到他唇边,“来,穆总,我喂你。”
然后却是……整杯一股脑往他嘴里灌。
一丝来不及喝下的酒从唇边溢出,穆岩用指腹抹掉,眼神凶狠地盯着她。
就知道她肯定不会这么容易配合。
盛夏眉眼一挑,故意曲解他眼中的意思,“穆总这是……还想再来一杯?”
她亲自拎过酒瓶,又往杯子里倒了满满的一杯。
穆岩抬手挡下推过来的酒,捏住她的下巴,发了狠地说:“用这里喂!”
这句话,让同桌的人都被惊着了……
温总也就更加确定,两个人关系果然不一般!
对盛夏来说,用嘴喂给他也不是不行,只是这包厢里还有第三第四第五个人呢。穆岩肯定也是抓住了她这个心理,才敢这么刁难。
不过,如果她做了这件事,温总或许就不敢再惦记她了?那她这一趟也就相对安全了。
于是,在所有人关注的眼神下,她含进一口甘醇的葡萄酒,纤臂勾过穆岩的脖颈,贴上他的唇将酒液缓缓渡给他。
柔软的唇贴上来那一刻,穆岩的瞳孔猛张,他没想到,盛夏真敢当着外人的面这么做!
将酒渡给他之后,她还挑衅地舔舔唇角,“好喝吗?穆总?”
对面的温总激动得直拍掌。
穆岩坐在那里脊背挺直,愣怔了几秒,后起身找了个借口走开,“我接个电话。”
盛夏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她不禁得意地笑起来。以前她也喜欢出其不意地逗他,第一次亲他的时候,他脑袋晕乎乎地,还差点撞到门上了。
能让穆岩乱了分寸,温总对盛夏简直刮目相看,高举酒杯,“来,盛小姐,我敬你!”
“该我敬您才对。”盛夏含笑举杯。
——
穆岩到外面连抽了几根烟,整个人勉强恢复了冷静,再回到包厢,桌上的人已经东倒西歪。
他叫了人进来将他们带去会所的房间安顿。
走到桌前,单手将盛夏拎了起来。
“我把他喝趴下了,厉不厉害?”盛夏仰着头醉眼迷离,手指落在他的唇上,“你打算怎么奖励我呀?嗯?穆总?”
穆岩沉默地垂眸看着她,盛夏将手指拿开,手掌捧上他的脸,垫脚,柔软温热的唇贴上他的唇。
自己拿了奖励后,心满意足地靠在他胸口。
穆岩轻摇了下头,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盛夏人事不省地窝在他怀里,手指揪着他胸口的衬衫。
一路抱着她,来到暂时休息的房间,穆岩将她放在床上,她的手仍旧揪着他的衬衫,他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松开。
“疼,头好疼。”盛夏闭着双眼按着额头,眉头紧皱。
穆岩不由蹙了眉,转身要走,盛夏一把抓住他的大掌拽住,“你去哪里?”
“让他们送醒酒汤过来。”
“不要!我不要那些!”盛夏撑起身子,两条纤细柔软的手臂从背后缠住穆岩的脖颈,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醒酒的方式明明还有很多。”
嗓音轻柔得蛊惑人心智。
“比如……”
她亲吻他的耳朵,顺着他刚毅的下颌线一路亲下去,停留在他下巴处,牙齿咬上一口,趁着他闷声呼痛,咬住他的唇,舌尖推送进去。
贪婪地舔舐占有他整个口腔,勾缠着他的舌头。
女人的身子越来越娇软,男人身上的肌肉越来越紧绷,纠缠着索取着双双倒在了床上。
凭借最后一分理智,穆岩抓住她两只手的手腕,克制地将她按压在床头,将两人纠缠的唇舌分开,喉头滚动,嗓音低沉沙哑,“你醉了。”
盛夏躺在床单上,脸颊酡红,望着他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酒精在体内升腾发酵,欲望和冲动支配着她,红着眼诚实地说出对他的渴望,“不,我是真的需要你。”
穆岩受不了她这种眼神和表情,扼住她手腕的双手用了狠劲,咬牙切齿地警告:“你再撩我试试?”
盛夏闭了闭眼,唇边勾起一抹笑,扭着两只手腕逃开他的禁锢,纤白的手指揪住他的衣领。
她将他拽下来,吻住他的唇细细地舔舐着,唇沿着他的下颌线划过,贴在他耳畔轻声呢喃,“岩哥哥~你疼疼我嘛。”
娇软的嗓音,说不清是撒娇还是乞求。
穆岩浑身为之一震,紧绷的脸出现一丝裂痕,黑色深层的眼底情潮翻涌。

小编点评

他的柔情我知道(盛夏穆岩)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赏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作者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在线阅读入口 >>  点击阅读

APP阅读入口 >>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