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对菱花、与说相思,看谁瘦损。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小太太最新章节分享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千面怪的最新作品,讲述的时迁宫笑黛之间的甜美爱情故事。精彩片段赏析:宫笑黛抬眸瞟了一眼台上整理病例的某人,伸手揉了一下快要散架的小腰,轻咳一声加入了前排的八卦:“据知情人泄露,这朵高岭之花已被折,找了个小八岁的姑娘,典型老牛吃嫩草。”她顿了一下又说:“好像,那方面不行。”晚上,时迁搂着怀里的小姑娘,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听说,我不行?”宫笑黛吓得一个哆嗦,一边从他怀里挣脱一边讪笑着。“谁说的?”时迁将她一把拽回,紧握她的腰身。“那个人好像是时太太。”

小太太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宫笑黛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飞速的点头,高兴的眼睛都快迷成一条线了,开心之余还不忘体贴的说:“嗯嗯,您路上开车仔细点哈。”

时迁深吸一口气,然后径直挂了电话。

陆元白对他一连贯的对话和动作有点懵逼,话筒里小姑娘的声音断断续续听了个大概,等他脑子里捋出来了一个所以然之后,时迁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出去了,他急忙拦住。

“你什么时候有私生子了?”又是打私人手机号又是被叫家长的,关键能劳烦他亲自跑一趟的,绝非是一般人啊。

他怎么感觉都像是私生子这么神秘的关系。

时迁移过来视线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也没打算正正经经的回他,只是甩给他一句“走的时候带上门”就不见了人影。

徐佳进来的时候办公室只有陆元白,正一脸匪夷所思,不明所以。

“他人呢?”徐佳眼神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人。

“去学校了,被叫家长。”陆元白若有所思。

徐佳拧眉,云里雾里,以前时沐卉在的时候他都没去参加过家长会,更别提现在时沐卉不在国内,她有点疑惑的问:“谁被叫家长?”

“我怀疑时迁外头有私生子。”陆元白有点痛心疾首的说。

有私生子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他,他伤心!

徐佳突然卯足了劲一巴掌拍他脑后勺上,手劲十足,“瞎说什么呢,他听了去看不把你废了。”

陆元白疼的呲牙咧嘴,毫不顾忌往日的风流倜傥模样,“我刚才就当着他的面问他是不是私生子,可他没回。”

但也没把他废了啊。

“电话里女孩的声音和语气听着不像是几岁小孩,如果是私生子,那时迁岂不是没成年就在外面乱来?”

陆元白自顾自的遐想,语气掩饰不住的惊讶。

徐佳没他那么大的脑洞,只是怔怔的问他,“女孩的声音?”

陆元白点头,得到他的确认,徐佳像似想到什么一脸凝重。

“你这脸拉的跟老驴脸似的,不会是知道他有私生子了伤心欲绝吧?”

徐佳收起脸上的表情,抬脚踹他,笑骂让他滚。

下午两点左右的时间,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路况出奇的很好。

时迁到学校的时候比预定时间还早了几分钟,他刚想和宫笑黛打电话确认一下办公室位置就听到不远处一对夫妻的谈话。

“老公,你说辰辰为什么被老师叫家长啊,是不是又到处勾搭小姑娘了?”

“我哪知道,这小子就不让人省心。”

时迁掏手机的时候放慢了脚步,夫妻两人没有看到斜后方的时迁,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隔着不是很远的距离,时迁看清男人的长相后不由得皱眉。

韩伟光,陆军作战队的连长。

他隐约又听见中年妇女说的话。

“不过我觉得他还是喜欢他后排那个姑娘,好像叫宫笑黛是吧,你没见他看人家小姑娘那眼神,直白又克制,但我估摸着人对他没那意思。”

韩伟光一边走一边没好气地说:“有你这当妈的吗?怎么不教他好好学习,耽误他自己也耽误人家小姑娘。”

一番对话清晰的跳进时迁脑子里,思索片刻后。还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脸色低沉,紧抿着唇默不作声和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然后随着前面夫妻两人找到了办公室。

宫笑黛耷拉着脑袋和韩胥辰一人一边站着,班主任暂时有事出去了,办公室就他俩懒懒散散的站着,站没站相。

韩胥辰的方向对着门口,他先看到自家父母一脸焦灼的进来后,又看到了身后跟着脸色阴沉得可怕的时迁。

韩胥辰印象深刻,这是时沐卉小叔。

刚才宫笑黛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很想问她哪里来的小叔,只是一直没有机会问出口,看到时迁后他才恍惚明白。

原来她嘴里说的小叔是时迁。

只是,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近了?

宫笑黛还沉浸在一会怎么和时迁解释的烦恼里,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已经多了三个人。她有些苦恼的抬头,不料韩胥辰正朝她挤眉弄眼。

“眼抽吗?”有话就直说啊,现在就他俩,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宫笑黛越想越气,扭过头不想搭理他。脑袋刚撇一边就猝不及防看见身后不远处的几双鞋子,她猛的抬头,错愕的眼神和时迁平静的眸子不期然撞到一起。

时迁面上温和,眼眸又深又沉,宛如深不见底的幽潭,极其寒冷。

宫笑黛被盯的寒意四起,犹履薄冰,颤颤巍巍的唤了声“小叔”。

韩家夫妇顺着小姑娘的视线下意识回头,韩伟光看见身后站立的男人后不由得一愣。

时迁看向韩家夫妇,和韩伟光点头简单打了个招呼。

“韩连长。”

韩伟广看了眼办公室里的两个孩子,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时迁,“时三少,你这是……?”

时迁轻牵了下嘴角,坦然自若的回:“朋友家孩子,托我照看两天。”

宫笑黛:……

她什么时候成了他朋友家的孩子,他爸什么时候和他成朋友的?!为什么她不知道?

这男人,果然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一流。

韩父眼里闪过一丝光,还想和时迁再聊两句的时候班主任恰好回来。

李胜看见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三个人,有些慢半拍的想起来是被他叫来的学生家长。他把人让进办公室后又把宫笑黛和韩胥辰轰到了外面呆着。

李胜帮他们各倒了杯茶,瞬时间有些难以开口。

这韩胥辰爸爸听说是某部队连长,军人气势太强烈,他原本准备的教育台词一大半都紧张得快忘了。

而宫笑黛今天请来的这位浑身散发着矜贵的气息,人清清冷冷的,单从穿着举止和气质来看也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人。

李胜揪心,现在的班主任真不好当啊!

他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要让他们叫家长了。

后来,他把视线移到毫无攻击力的韩母身上,人也没再犹豫,直奔主题,他怕再耽搁下去一会就把要说的话全给忘了。

时迁全程一言不发,只听李胜一人在那对着韩母开始疯狂说教模式。

韩父有点心不在焉,时不时瞟一眼旁边气定神闲的男人,心里不由得感慨:这时家的男人啊,身上自带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这不怒自威的神情,就连他这个年长的人都自叹不如。

韩伟光总算知道李胜为什么只对着他媳妇唾沫星子满天飞了,他的工作性质这班主任是知道的,多少还是有些敬畏的。而时迁的身份就算李胜不清楚,也忌惮他此刻的疏离模样。

宫笑黛在教室外胆战心惊,猫着腰趴在窗户上往里偷看偷听,韩胥辰突然过来拎着她的领子就揪了起来,宫笑黛吓一跳,转身就噼里啪啦把他给一顿揍。

办公室外的动静有点大,打断了里面谈话的人。

李胜也意识到他今天话有点多,点到为止做最后的总结,“总之,早恋是不对的。”

然后他用眼神指了一下窗外不安分的两个人,有点无可奈何,压低了声音说,“虽然俩孩子看起来关系不错,但至少得让他们过了高考这个坎,况且,看看他们这次的月考成绩,尤其是宫笑黛的英语,简直不忍直视。”

提到宫笑黛的时候李胜才理直气壮,腰杆直挺的看了时迁一眼。

韩母态度谦和,一直在保证回去肯定好好教育孩子。

反观时迁倒是淡定了很多,等他们都聊得差不多了才幽幽开口:“我方便看一下没收的那封信吗?”

李胜脑子宕机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人家是在和他说话,连忙点头说可以,他从书本底下抽出小纸条递给他。

时迁看完这封纸短情长、言简意赅的所谓情书,眉心促得更紧了,李胜在旁边不由得心跳紊乱,此时有种时迁是老师他是学生家长的错觉,他紧绷着身体等着时迁发话。

虽然字条上寥寥几个字,但时迁一眼就看出来字迹不是出自宫笑黛的手,她练习册上的字他见过,这纸条上虽也是女生得字迹,但不同之处还是很明显的。

对比之后时迁没有过多说什么,他把纸条还给李胜,又要了宫笑黛的英语成绩。

李胜简直负责任到家了,不仅把这次月考成绩拿给他看,就连高二文理科分班以来所有的英语成绩都提出来了,然后语重心长的和时迁说:

“这孩子聪明着呢,其它他目成绩都不错,只是这英语就使不上劲了,我看她也没少下功夫,可能是方法不对,英语老师也不断找她沟通,结果都无济于事。”

“最近这次月考英语还提高了14分,在学校总排名提高了整整80名,可想而知她的英语有多拉低名次了。”

“但是按照她现在的总成绩,走艺术生是不成问题的。”

时迁一顿,从成绩单里抬起头,声音清冷的问了句:“艺术生?”

李胜:“是啊,她不一直要报考艺校吗?我们班每周的板报都是她画的,还别说,画得一手好画,听说是天赋,遗传她妈妈。”

时迁了然的点点头,本用心看成绩单的心情顿时荡然无存,他放下手里的成绩单,凉凉的瞥了一眼窗外的身影后收回目光。

韩父恨铁不成钢,知道树仁要求高三住校的规定,笑着和李胜商量,“李老师,今晚我想把他带回家好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李胜心想,是该让家里好好开导一下,家长又亲自接走他也放心,于是他对着韩家夫妇和时迁说:“早恋这问题很严重,是得重视一下,今天先把他们接回去吧,明天别误了早读就行。”

韩家夫妇连连称好,时迁瞬间觉得自己接了个烫手山芋。

宫笑黛看见办公室门开,立刻站直绷紧了身子,她屁颠颠跑到时迁跟前,仰着脑袋说:“今天真是麻烦您了。”

时迁居高临下睨了一眼她有些松懈的表情,不紧不慢的的回:“老师说让家长接回家开导一下。”

她一愣,明白这句话意思后有些不自然,她可不敢妄想时迁真的会把她带回去,于是硬着头皮说:“不用不用,我去找老师说一下,我自己能解决。”

说罢她抬脚就要冲进办公室,胳膊意料之外被他拽住,宫笑黛脚步一顿回头看过去。

手掌青筋隆结,厚实有力,虽隔着厚厚的外套,她依旧能感觉到他手心传过来的温度,宫笑黛仰头看向他。

“走吧,省得说我这家长不合格。”他风轻云淡的一句话愣是让她听得面红耳赤的。

此时韩伟光夫妇也揪着韩胥辰过来了,他们和时迁打了个照面。

“这个,真不好意思,都是我这混账儿子犯的错,还劳烦你再跑一趟。”

时迁的目光似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韩胥辰,勾了勾嘴角,“没什么,都是误会一场。”

韩胥辰看着时迁,眼里带着警惕。

两人简单寒暄,韩伟光托时迁向时老太太问好,之后点头告辞。

时迁已转身走了两步后却发现宫笑黛还在原地和韩家三口人笑着道别,他转身,沉声问:“走不走了?”

宫笑黛立刻小跑了过来,亦步亦趋的紧跟在他身后,她总觉得前面的男人有点生气,尤其是刚才问她那句“走不走了”,好像在克制着怒火。宫笑黛一边垂头跟着前面的脚步走,一边在反思,好像她真的太耽误他时间了。

他们一走,韩胥辰忍不住问韩伟光,“爸,你和我同学家长认识?”

他很少看见他爸能对人这般谦和。

韩伟光遥遥看了一眼时迁离开的方向,“城西时家的三少。”

韩胥辰瞠目结舌,他还真不知道时沐卉身后的具体背景,也没把她往城西的时家联想,之前只是知道她出身军人家庭,从小高门大院里长大的娇贵姑娘。

只是他这小叔……

他望着远去的两道背影,拧着眉若有所思。

韩伟光:“以前的时老爷子是我的首长。”

韩胥辰:……

宫笑黛和时迁保持着安全距离,她心里默默数了一下,他们两个见面的次数五根手指都数得过来,他是好朋友的小叔,又不是她的小叔。

好像今天她把他叫来有点越规矩了。

宫笑黛想的太专注,没有发现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了脚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撞到了他的身上。

时迁笔挺的后背顿了一下,他转身,气定神闲的从高处俯视她。

宫笑黛头皮发麻,定力瞬间不堪一击,她揉揉额头被撞的一角,道歉到:“时医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时迁蹙眉,“时医生”这疏离的称呼让他顿感意外。他眉头紧锁一瞬不瞬盯着她,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时间仿佛停止了般让人煎熬。

时迁从喉咙深处冷哼一声,哂笑道:“你倒是会过河拆桥。”

声调极其不悦,话也说的很直白,大有指责她是白眼狼的意思。

虽然宫笑黛不知道他刚才究竟在生什么气,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连忙解释,“您误会了,我是担心今天劳烦您过来您会不高兴。”

时迁靠在车身双腿交叠,两只手抄在大衣口袋,原本微弓的上身突然前倾,咫尺距离,“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怎么不担心我会不高兴?”

以上就是为你分享的小说《小太太》,本文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读者朋友的最佳选择,小编强烈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