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前几天看了晚上少说不要(阮念季晏洲)在线阅读全文小说,真是与众不同,非常精彩,它是由网络作者岁醒所写主角是阮念季晏洲的一部精彩绝伦的小说,婚后上节目,阮念第一百零一次避开男人的索吻,小声道:“季晏洲,你再这么不要脸,我就去记者爆料,说我是为了钱才嫁给你,让别人不相信你乱撒的狗粮……”不要脸的季总附上她的唇,嗓音模糊不清地低笑着:“季太太晚上少说几句不要,别说钱了,老公把命都给你。”爱阮念爱得发疯的第七年,季晏洲终于娶到她了。

晚上少说不要在线阅读

京城的冬愈发冷。风吹过来,将车窗都涂上一层白雾。
阮念抬眼看了看路边飞梭而过的景色,又低下头,跟手机上贴着的那只可达鸭大眼瞪小眼。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不断刷新的热搜榜。而她的名字、粉丝,甚至是过往的角色,热度全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攀升着。
“这个一百零八线胆子可真大,炒绯闻直接炒到了季晏洲头上,坐等反噬。”
“对这个热搜一点都不意外。阮念凭脸装乖而已,本质跟跪舔季晏洲的拜金女没有区别。”
“区别?大概就是比别的拜金女要蠢哈哈哈哈。别人至少还藏着捏着在宴会上勾搭,阮念直接买热搜告白,慕了。”
手指轻轻往上一滑,就能看见经纪公司砸血本给她买的绯闻通稿。位置显眼又嚣张。
内容……阮念想了半天,还真只能用羞|耻来形容了。
“别看了。接下来的几步,我需要你的全力配合。”一只手横过来拿走她的手机,快速点进她的微信工作号,将昵称改成季晏洲老婆粉。
抬起头,干练地冷声道,“你只要继续装着你是暗恋季晏洲七年的小粉丝就好了。”
“我不同意!”宽大的围巾遮住阮念的下半张脸,露出一双形状漂亮的下垂眼。
京城所有人都畏惧季晏洲。但男人想成为他,女人想得到他。
阮念不一样。她只想跟这个人名划清一切关系。
季晏洲等于祸害,主动跟季晏洲扯上关系等于脑子有毛病。
这个认知,阮念七年前见到季晏洲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李丽将手机扔到一旁,望着她的脸,口气渐渐浮上几分不满:“不愿意?阮念,我是你的经纪人。你大红大紫就是我赚钱。你要是被雪藏了,吃亏的也是我。”
说到这里,言语又微微缓和,“只要听我的话,黑红也是红。”
阮念的眼睛眯成月牙状,看上去很讨巧。
李丽手底下各个艺人虽然不大红大紫,但都是心肝宝贝,拿哪一个去恶炒黑红博热度,似乎都不太合适。
只有她阮念——她将近两年都没能红起来,经纪约还有三年才到期,理应物尽其用。
于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人在家里坐,绯闻天上落。
她的眼神没有攻击性,却将李丽看得背后发寒。
阮念并不是蠢得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
李丽嘴角的笑微妙地凝固,她深吸一口气,“阮念,两个月前你还清了之前你找我借的医药费,所以就以为可以一笔勾销了是吗?应激障碍是精神病,是会复发的。那是源源不断的钱。”
“我听说你们姐弟俩以前关系很好,十年前文城大地震,他为了保护你差点没命。小阮,你不为他的未来着想吗……”
阮念别开眸子,转头望着后视镜。里面是她的脸。
简单来说,这是长一张男女都会喜欢的脸,眼睛不笑时微微下垂,瞳仁深黑,望着人时看上去又乖巧又听话。
按李丽的话来讲,就是“无害的初恋脸”。
但可能是因为太无害了,她一直不温不火。
阮念的声音很轻:“被封杀算获利吗?”
李丽皱着眉,嘴唇动了动,却欲言又止了。
在这气氛极为僵硬且尴尬的时候,司机停下了车,转过头,毕恭毕敬地道:“李丽姐,到了。”
李丽调整了下表情,皮笑肉不笑地朝阮念吐出几个字:“你搬家吧,我就不送了。”
阮念不动。
李丽紧紧扣住手提包的拉链:“雪藏的问题不在你的考虑范围。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我会让你提前解约的。”
她习惯于打一巴掌再给甜枣。阮念却只是顿了几秒,细细地“嗯”了一下。
她长了张无论何时看上去都软得不得了的脸,此时低着眼睛,也猜不出来她心里在想什么。
*
阮念驻足在物业前,嗓音轻轻软软地响起:“您好。取一下412号的钥匙。”
漂亮又礼貌的小姑娘总是招人喜欢。物业阿姨翻找着钥匙,笑着跟她闲聊道:“小姑娘几岁了?”
“二十三。”她随口一应。
“住这是不是因为影视城在附近?小姑娘,京漂不容易吧。”阿姨打量着她,“不过你去影视城溜一圈,肯定能被看上的。”
阮念接过钥匙,回了声“谢谢阿姨”。
她看着大门前高高的阶梯,又低头看了眼行李箱,手指发酸。
踌躇了好久,才一鼓作气地将它拖到了电梯前。
这座公寓的过道很狭窄,天花板也低,闷得她有些不太舒服。
公司给阮念排的住处在某个高档小区,离公司总部很近。每月租金从片酬里例行扣掉。她要攒违约金,前几天很自觉地退掉了租房合同,在这订了一套一室一厅的空余房子。
所以,没得挑,将就将就吧。
等了几分钟,电梯终于在一楼停了下来,里面空无一人。她走进去,摁下四楼的键。
就在电梯门缓缓关闭时,她垂下的眸子忽然看见了一双笔直修长的腿。
阮念悄悄地打量着这个男人。他穿得很简单,修长的黑色风衣简洁冷淡。眼睛再往上挪一点,就能看见那只指骨分明的手正在把玩着钥匙。然后……
然后!
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
或者说——怎么长得这么像季晏洲!?
阮念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那个男人走进来时,双手插|在衣里,并没有去摁键,而是冷淡地站在了她的身侧。
阮念余光瞅着他,没看正脸,却觉得这气质实在是太像季晏洲了。
“叮”的一声,四楼终于到了。
阮念像是得了免赦令,拖着行李箱走出电梯,径直走到对面的墙壁前,在平面图上寻找着412的地址。
随即,她蓦然听见身后响起一道冷冽低哑的嗓音:“谁让你跟过来的?”
那声音太熟悉了。
阮念攥紧了行李箱杆。隔了半天,声音才又细又软地飘出来:“你在问我吗?”
肯定是她认错了,肯定是她认错了,肯定是她认错了……
在心里悄然默念三声之后,男人慵慢的语调响起:“阮念,你装什么不认识?”
她甚至能清楚地听见他话语中淡淡溢出的不满。
阮念:“……”自我失败。
她之前的第一直觉太准了。
能让她本能讨厌的人,绝对是季晏洲!
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她前脚被李丽强行炒了跟季晏洲的绯闻,后脚就撞上了高中毕业后再也没有见过面的季晏洲本人。
阮念忍不住回想起刚刚看到的通稿——
“阮念在高一刚入学时,就对季晏洲一见钟情,却只敢把这份爱恋埋在心里。她深知不能在金融界与偶像比肩,却想进入娱乐圈见他一面。”
或者又是“阮念手机里全都是季晏洲的照片,每天要抱着他的等身抱枕才能睡觉”。
……真希望季晏洲一个字都没看到。
难怪他刚才的不悦表现得这么明显。
二十六年来全都洁身自好,跟他沾边的词条只有贵公子和新晋富豪这两个头衔。
对他有好感的女人如过江之鲫,只有她画风最突兀。
阮念没动,耳朵尖却听见脚步声一点一点地逼近。
她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墙壁。
上面清楚映着那颀长冷峻的阴影。
他越走越近,那团阴影便从后面笼罩住她,将她本就纤瘦娇小的影子尽数吞没。
阮念在心里默念了几句道歉的话,这才有底气转过身去。却没想到因为距离太近,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她惊住,立刻脱口而出:“我不是故意的……”
眼前是男人放大的淡漠俊脸。温热的呼吸几乎全然喷洒在她脸颊上。
这一层没有别的租客,走廊里安安静静,这点声音落在阮念耳边,清晰可闻。
“阮念,”季晏洲狭眸轻眯,薄唇冷峭地轻启,“你找记者了吗?”
阮念愣了几秒钟,这才道:“没有……”
她怕他不信,细指敲了敲笨重的行李箱,“我就是想搬个家而已。”
“哦?”
阮念却没说话了。她唇瓣被咬得更红,在寂静中,细声细气地嘀咕了一句:“……我又没病。”
季晏洲唇角扯了扯,漫不经心又难以捉摸。
他越来越不高兴。阮念感受到了。
她轻轻挪着脚尖,企图不动声色地从季晏洲的桎梏里溜出去。
她没去看面前的男人,刻意将脸别开。脸颊却被季晏洲的长指捏住,被迫跟他对视。
他情绪不明地嗤了一声:“你刚刚说什么?”
阮念有些抵触跟季晏洲靠得这么近。
他的气息几乎和她的呼吸声缠在一起,落在耳中极为亲密合暧昧,令她很不舒服。
她或多或少从同行女演员的闲聊中,听过季晏洲的花边新闻。
像这种多金又单身的年轻总裁,几乎是圈子里所有人的幻想对象。
那些女人总是一边花痴他俊美无俦的脸,一边又惋惜他做派太性冷淡。
脸很俊美这一点,她认同。
但做派性冷淡……阮念悄悄瞅了瞅季晏洲捏着她下巴,似乎还在轻轻摩挲的手指,不吭声了。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晚上少说不要全文的精彩内容,关注本网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