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前几天看了你是我的盘中餐(南夏傅时卿)在线阅读全文小说,真是与众不同,非常精彩,它是由网络作者李暮夕所写主角是南夏傅时卿的一部精彩绝伦的小说,我觉得特别适合你,一起来看看吧!南夏刚出道那会儿,干了大半年群演,拍个三流广告还被抢角。某某论坛总有这样的帖子:颜值高,演技佳,秒杀圈里一众表情包小花,奈何没资源。谁知,才过半年,她就参演了某知名导演的大制作。随后,各种资源源源不断,投资十几亿的电影为她量身定制,影帝影后给她做配,高定包一天换一个,一时风头无两。娱乐圈的风向开始变了:她是不是被潜了?团队太能打了,什么资源都能搞,牛逼,心疼我女神,打拼那么多年,还被一个新人压,直到某日,某知名大V爆料:她老公是傅时卿,没错,就是那个海城首富、身家过百亿,在南非有一百多座私人矿山那个傅时卿,我就笑笑 :)网友&众女星:我屮艸芔茻!!!

你是我的盘中餐在线阅读

到了十二月,寒流南下,这座城市的气温陡然降了几个度。连着几日阴雨绵绵,空气里有种恼人的湿冷晦暗。
彼时,南夏在阶梯教室跟徐晓慧一起听课。
这节公开课委实有点无聊。
台上那位据说是某出道两年就有所成就的艺人,正兴致高昂地讲述着自己从业两年的成功之路。
南夏闷头转着笔,有点心不在焉的。
手机屏幕一直跳,全是同一个人发来的——
小夏,你怎么了?怎么不回我消息?
你生气了吗?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跟邓玉琳只是朋友。
她是我远房表妹,妈妈去了,刚到海城没地方落脚,我妈才把她接家里来住。
你出来,我们说清楚好不好?
……
南夏有点烦,干脆把手机关机了。
徐晓慧看她一眼,说:“你还真相信他啊?孤男寡女的,他要是心里没鬼,干嘛不早点跟你说?”
南夏说:“随他去。”
徐晓慧听出她的不耐,有点惊讶,她这样的好脾气:“……打算分了?”
南夏摩挲了一下笔杆,道:“晚上朋友聚会,说清楚吧。”
……
说是聚会,就是在家里摆上一张牌桌,几个会打的聚在一起推,嘻嘻哈哈闲侃吹牛逼,几个不会的坐客厅看电视。
地点是邓祁言位于南郊的一座半山别墅,三层,带花园。邓祁言他妈是典型的疼儿子疼到上天的女人,刚上大一那会儿就给他置办了。
邓祁言少年心性,难免有些骄奢自大爱炫耀,闲来无事就把一帮狐朋狗友约这儿来嗨。
南夏来得晚,到的时候,几乎都没下脚的地方了。
“小夏,快进来。今天下雨,路上堵吧?”邓祁言做贼心虚,谦卑地弯腰,要给她换鞋。
南夏往旁边退了步,自己踢掉球鞋、换上,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去了餐厅。
邓祁言尴尬地站在那儿。
这屋子大,餐厅和客厅是相连的,这会儿,一桌人正打得嗨。
“清一色,胡!给钱给钱!”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笑嘻嘻地传来。
南夏脚步一顿,抬眼望去。
邓玉琳和邓祁言的妹妹依偎在一起,坐一个位,神情亲昵。瞥见南夏,邓雪黎撇撇嘴,跟没看见似的低下头,继续洗牌。
邓玉琳却站起来,亲切地迎接她:“小夏,来了啊?你的衣服怎么湿了?我去给你拿毛巾吧?”
没等她开口,转身去了洗手间。
说话做事,活像一个女主人。
南夏冷淡地回了回头,邓祁言尴尬地站在那边,跟她小声说:“我不知道她会来,我没请她。”
南夏说:“你不请,你妹妹也会请。”
邓祁言被她说得脸红一阵青一阵。
南夏不会打麻将,之后,就坐一旁玩手机。邓雪黎拖着邓祁言上了场,硬是拉他坐在邓玉琳身边。
邓祁言坐立难安,又不好起身离开,为难地看向南夏。
南夏自顾自翻手机,没看他。
“胡了胡了!”半晌,邓玉琳又是一声惊叫,转身就抱住了邓祁言,兴奋地说,“赢了赢了。”
邓祁言愣在那里。
邓玉琳也很快回过味来,大方地跟他致歉:“不好意思,兴奋过头了。”又跟南夏道歉,“抱歉啊小夏,我不是有意的。”
她神情温婉,落落大方。南夏看着她的笑容,忽然想起半个月前,她也来别墅找邓祁言,结果,看到了哭泣着缩在他怀里的邓玉琳。
那时,邓玉琳也是这样,焦急地推开邓祁言,然后歉意地跟她说对不起,又说,他们只是朋友,希望她不要介意。
说起来,邓玉琳还是南夏的同学,也在海城影视学院上课,更是她室友。不过,她家在外地,平时也不住寝室,南夏跟她不熟。
她在牌桌上很玩得开,也会交际,很快就跟邓祁言的朋友打成一片。
一开始这样时,南夏会不开心,邓祁言就会解释,说让她不要这么小气,他就把邓玉琳当朋友。
朋友……
南夏不是个喜欢撕逼的,想了想,还是给邓祁言留了点脸面,给他发了条短信:“分手吧,以后别联系了。”
在邓祁言错愕的目光里,她转身就走。
半秒都没呆。
出了这乌烟瘴气的屋子,她深吸一口气。
才觉得外面的空气是这么清新。
这时,傅湛给她发来了短信:“你人在哪儿?”
南夏说:“酒吧。”说着就拦了辆计程车,直接去了城里最火的一家静吧。
喝酒的时候,她也不喜欢吵,一个人安安静静喝了老半晌。
毕竟是第一次喝酒,才喝一点点,脑袋就晕乎乎的。
傅湛黑着脸找到她,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耐着脾气扶起她,把她拖上了车。一路上,都没跟她说话。
他这人脾气好,向来淡泊,虽然话不多,待人总是和颜悦色,很少这么直接把人晾一边的。
南夏知道,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挨过去,跟他笑,手指乱点:“我就是闷,去喝点酒,放心,我有分寸的。”
傅湛闻到她身上的酒气,厌色在眼底闪过:“早跟你说过了,邓祁言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偏不信。”
南夏认命地点点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傅湛被结结实实噎了一下。
他也不过大了她三四岁,就成老人了……
南夏没有父母,自小就寄人篱下,性子安静,平时更是谨慎隐忍,难得这么放浪形骸。傅湛知道,她这是真的喝多了。
傅湛母亲跟她养父关系不错,以前,常带着他来串门。
很小,南夏就喊他一声哥。
后来,他去了娱乐圈发展,南夏还在上学,两人就不大联系了。
路上有点堵,一直卡着动不了,傅湛看一下手机,已经很晚了。
他想了想,犹豫一下才变了道,朝东环开去。
南夏觉得路线不对,含糊道:“上哪儿啊?你不会要卖了我吧?”
傅湛解释:“太堵了,照这速度,明早都回不去你家,我外婆家离这儿不远,先去将就一晚吧。”
“哦……”南夏又闭上了眼睛。
乡下的路不好走,下了一场雨,更是湿泞南行。好在乡镇一带车不多,颠颠簸簸,终于开进了镇上。
傅湛把南夏摇醒:“到了。”
南夏喝多了,人还有些懵,惺忪地望着他。她骨架纤细,身材娇小,这会儿伸了个懒腰,扯起下摆,露出一截纤细柔嫩的腰肢,盈盈不堪一握。
傅湛一怔,好半晌,不自然地别过头,架起她进了屋。
老式的那种房子,入门就是大堂。几个三姑六婆大姨大妈聚在一起打麻将,瓜果点心散了一桌。
婶婶看到他,喊:“铁蛋,怎么回来了?这还没过年呢。”
傅湛不擅长跟这帮婶婶姑姑打交道,架着南夏往楼上走:“我妹妹喝多了,我带她去休息一下,你们玩,不用管我。”
婶婶说:“你爸跟你哥也回来了,就在楼上,你去看看他们。”
傅湛一怔:“他们也来了?”
婶婶说:“是啊,来看看你妈。不过不巧,你妈去了隔壁县给人补习,那户人家闺女要高考,雇主就多留她几天。快过年了,应该也快了。”
傅湛扯了一下嘴角,有点讽刺。
说起傅家,海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这个繁盛的三角洲一带,更是是数一数二的权贵人家。
傅明山年轻时很风流,跟妻子也是商业联姻,貌合神离。更荒唐的是,唯一的两个儿子都不是他正室的种,一个是女老师的儿子,一个生母则是一位美貌绝伦的钢琴家。
因为这层关系,傅湛跟他大哥不亲,平时都是各做各的,基本不接触,跟傅明山更是形同陌路。
这两年,傅明山有意隐退,将家业传给大儿子,傅湛跟他们的关系就更疏离了。
……
上了楼,不大不小的玄关口,果然看见傅明山和傅时卿坐在沙发里,一个抽烟,一个叠着腿儿翻看着文件。
像是在谈什么。
傅明山说:“你做事不能这么绝,你凌叔、邓叔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一上台,就要逼着他们让位,这算什么?兔死狗烹吗?”
“傅氏这些年,一直都在走下坡路,究其根本,就是这些蛀虫太多了,仗着跟您年轻时一块儿打江山的资历,倚老卖老。”
“话是这么说,凡事也要留有余地。”
傅时卿气质清冷,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乍一眼看去斯斯文文的,有种学者的气息,五官却像极了他过世的母亲,美艳、风流,俊极无俦。
似乎厌恶这股子烟味,他皱了皱眉,把文件合上,捏了捏眉心:“我会有分寸的。”
傅明山点点头,这时候,也瞥见了傅湛:“阿湛?你回来了?”
傅湛冷淡点头:“南夏喝多了,路上堵,车开不过去,我把她送这儿歇一晚。”
傅明山看一眼南夏,叹息着说:“是你凌叔的养女吧?这么多年,也长这么大了。你们现在这些小辈啊,凉薄,十天半个月也不见个面。要知道,现在这个年代,感情最是珍贵,有空多联络。”
傅湛敷衍道:“嗯。”
傅明山也知道自己不受欢迎,轻嗽一声,起身道:“既然你妈不在,我先回去了,等过段时间过年了,我再来看你们。”
傅湛目送他离开,都懒得出门送一送。
回头,目光就撞上了他那位大哥。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心里,还是有种心悸的感觉。
傅时卿的皮肤很白,是那种冷冷的白,穿着白衬衫、浅灰色毛衣,肩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呢大衣,腰部以下,一双腿修长又笔直。
他的嘴唇很薄,微微抿着,看着很冷漠的样子。
傅湛舔了舔嘴唇,老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哥。”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你是我的盘中餐全文的精彩内容,关注本网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