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祁奇南爵小说哪里有?当红网络作者阿蕾蕾经典创作;主角祁奇南爵的小说抢了老攻五个人头后免费阅读分享给书荒朋友们;“大吉大利,晚上吃鸡!”电脑屏幕上跳出熟悉的八个黄字,祁奇松开鼠标,随手从桌上拿起一颗太妃糖塞进嘴里,目光在“淘汰23玩家”的击杀记录上停顿了一下,白皙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惊喜的表情。

抢了老攻五个人头后在线阅读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电脑屏幕上跳出熟悉的八个黄字,祁奇松开鼠标,随手从桌上拿起一颗太妃糖塞进嘴里,目光在“淘汰23玩家”的击杀记录上停顿了一下,白皙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惊喜的表情。
低分段的鱼塘局,又是单人四排炸鱼,这个击杀数对他而言并不值得沾沾自喜。
鼠标点击返回游戏大厅,祁奇重新点了一把单人四排,穿着一身灰白校服裙的少女角色刚进入到素质广场,游戏突然报错掉线。
和大多数绝地求生玩家一样,祁奇对蓝洞的垃圾优化已经习以为常,重新点开登陆游戏,本该加载出来的游戏大厅突然弹出一个黑屏公告“YOU HAVE BEEN BANNED!”
因为角色账号被举报的次数过多,这个账号需要进行封号检测,直到2月19日才能解封。
祁奇:“………………”
_(:3」∠)_只不过是打了一把鱼塘局,多杀了几个人,这样都能被官方教做人,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好在只封一天,祁奇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伸手摘掉耳机,揉了揉那头被耳机压得跟鸡窝似的金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慢吞吞走进浴室,拿着吹风机随意吹了一把还没有完全干透的头发。
镜子里的少年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头发,纯天然的那种,发质很柔软,带了一点点微卷。
祁奇的肤色很白,脸小小的带着东方人独有的精致,鼻子很挺,眼窝略深,鸽子灰的瞳色和标志性的大眼睛才终于让他有了些偏西方的混血儿特色。
今年是祁奇第二次跟父母回国过年,昨晚的飞机刚到深市,强行倒了一波时差,早上五点左右醒来睡不着,跟早起的爷爷出门跑了几圈,回来冲了个澡,头发没擦干就戴着耳机上游戏先过了把瘾。
谁能想到,第一次在祖国母亲的怀抱里排了一把亚服,居然直接被举报封号了,明明他也没打出什么天秀的操作。
吹干头发,在简单的白T恤外头套了件浅灰色的毛衣,祁奇看了一眼时间,下楼去见家里的长辈亲戚。
大年初三的日子,祁奇一家又是难得回国过年,那些他不认识的亲戚一早就聚在了爷爷奶奶住的主家宅子里。
祁奇的中文不太好,平时也不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跟长辈们问过好后便独自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想到自己被封的大号,祁奇有些无奈地撇了一下嘴,打开手机上的OPGG软件,准备看一眼自己之前那场单人四排的击杀情况。
刚进入到主页面,入目第一眼就是“LB起源战队解散”的大字符标题。
“2018年2月17日凌晨2点,‘Let’s Begin’迎来了他的结束,LB起源战队官方微博正式发布战队解散公告…………战队队长Knight及三名队员至今无任何回应…………“
Knight的战队解散了?
祁奇轻蹙了一下眉,他对国内的职业战队并不了解,稍微有些印象的就是去年PGL春季邀请赛的冠亚军4H和LB。
近两年国内FPS职业选手里,祁奇印象比较深的就是Knight,他看过Knight的训练赛视频,不论身法意识还是大局观都堪称神级,就突击位而言,刚枪水平和临场发挥跟他本人的嚣张程度完美成正比。
这种水准的职业选手,多的是战队想接回去当菩萨供着。
脑子里闪过关于Knight的想法也就两三秒的时间,祁奇很快就把注意力投到了自己的比赛记录查询上。
完全没把LB战队解散当回事的祁奇并不知道,自从昨天凌晨的解散公告一发布,“Knight 南爵”的名字已经在微博热搜第一挂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之久。
而作为热搜当事人的南爵,这会儿正拎着一袋子小笼包,从一家早餐店里出来。
睡眼惺忪也掩盖不了帅气的K神,单手取下挂在牛仔夹克上的墨镜戴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慢慢悠悠地踩着老年步,朝停在路边的橙色骚气超跑走去。
“wodema!快看!一眼望去全是腿!”
“这腿这身材,得有一米九吧?!”
“woc!这不是K神吗?!”
“什什么??K神???!”
南爵还没来得及摁下车钥匙,就被四五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团团围住。
他松开手,侧歪头拉了拉鼻梁上的墨镜,居高临下地扫了几人一眼。
近距离感受传说中的K式招牌冷冻射线,几个小姑娘不自觉瑟缩了一下,默默往后退了半步。
南爵见状,朝着其中一个拿着笔记本和原子笔的小姑娘勾了勾手指头,薄薄的唇微启,冷漠中透着些许懒散的语气:“签一个,大冷天的少在街上晃荡。”
明明是不怎么客气的语气,几个女孩子的脸却齐刷刷通红一片,被点名的女孩子一边小心翼翼地递上原子笔,一边用着有些紧张的声音说:“谢谢K神。”
被簇拥着靠在车上的南爵,左手提着一袋子小笼包,右手就着小姑娘捧着的笔记本一阵龙飞凤舞,潦草又不失霸气的“Knight”字样,跃然出现在雪白的纸张上。
把手中的笔递回去,南爵环视了众人一眼,把人看得又后退了半步,才打开车门,动作率性地坐进驾驶座。
眼看着他关上车门,捧着签名的小姑娘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隔着车窗大声喊道:“K神,你还会继续打比赛吗?”
已经发动车子的南爵,踩油门的动作一顿,降下车窗,对着窗外的人说了一句:“回去开直播说。”
话音一落,车子便绝尘而去。
愣在原地的粉丝不约而同地惊呼了一声,“直播!!走!赶紧找个地方等K神直播!!”
“对了,我们发个微博吧?很多人都等着K神出现呢!!”
“粉丝群里也去喊一声……”
……
一个人吃完三人份的小笼包,南爵随手推了一把桌上的残羹冷炙,依旧踩着懒懒散散的步子,打开一年没用的书房门,一边登陆游戏一边打开直播。
直播间一开,人气就跟坐火箭似地急速往上飙升,南爵打开直播间的标题,将之前的“起源战队-Knight”几个字改成“有问必答付费栏目,上限20个-Knight”。
一小时内,只要是扔深水鱼雷以上礼物的用户,都可以向南爵提出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蓝海直播的礼物单里,深水鱼雷价值1314软妹币,也就是说向南爵提一个必答的问题,就需要花费1314的软妹币,真金白银的那种。
即便是这样,南爵的直播间标题刚改完,就有不少人拼手速扔出了不少深水鱼雷。
南爵一边用手机查看房管整理出来的问题,一边开了新的一局单人四排。
同一时间。
吃完午饭上楼的祁奇,刚买了个新号登陆游戏,准备继续去亚服鱼塘局报复社会,以延续他大号被封的遗志。
这边因为战队解散,同样用上自己尘封多年的小号的南爵,几乎是同一时间点下“Start”。
进入素质广场不到十秒,就听到有人用公开麦在那里嚎叫:“我次奥?!!!我他妈排到K神了???”
“哇!!兄弟!!我们也在看直播!!爵爷在哪里?”
“爵爷在S方向开铁门,噪音铁门,了解一下!!!”
“K神,是不是因为十一和萝卜转会,加上颜王退役,所以起源才解散的啊???”
蹲在铁门前机械按F键开关门的南爵,打开全体语音,语气平静得不像他本尊:“想知道?”
“想!想得一批!!!”
“听说十一转会去EM战队了???”
“匹配到一起也是缘分,来我直播间送两个深水鱼雷,我可以让你成为最特殊的第21位特别嘉宾。”南爵抽出一根烟含在嘴里,啪地打开打火机。
“兄弟…………穷啊!!!”
那位玩家的“穷”字刚说完,所有玩家集体被送上了飞机,一时间飞机里开始了此起彼伏的各种提问。
南爵皱着眉屏蔽掉全体语音,看了一眼手机上收到的问题。
“LB整队解散之后,包括K神你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什么安排?会去其他战队吗?还是已经找到新东家了?”
南爵抿唇,吸了口烟,懒洋洋地回道:“都有自己的安排,比如我,两年没回海市过年了,今年正好抽空回来过个年。十一和萝卜在马尔代夫甜蜜双排,颜王最近在相亲,说是想今年生个狗崽子。”
末了,还不忘加一句:“狗年已经过去六分之一,我觉得颜王这个人有点膨胀。”
“南朋友,请问你有女朋友吗?”南爵一字一顿地读出下一个问题,沉默了两秒,回:“不好意思,我只找男朋友。”
这话一出,犹如平地惊雷。
弹幕彻底疯了!
【爵爷的三级头:?????????】
【K神的一米八大长腿:??我老公???公然出柜?????】
【Knight是我的骑士:男……男朋友……可,可以,相比女朋友,我可以接受我老公有男朋友这件事实!】
【爵爷的AWM:爵爷TUT,你对男朋友的选择有什么硬性标准?】
“硬性标准?”南爵哼笑了一声,吐出一口烟圈,颇为随意地选了机场东侧的观测站跳伞,方便一边跟弹幕聊天一边佛系打野。
“我颜控,长得比我难看的不行,不能比我高,嗯,最好可爱一点,听话最重要……玩游戏起码职业水平。”
【南朋友的女朋友:绝望.jpg。】
【我爵今天两米八:我刚刚花了30秒时间回顾了一下目前在役的职业选手,包括且不限于吃鸡选手,可以说是全军覆没在第一个标准上。】
如今的电竞圈还能找到比南爵还好看的职业选手?
不存在的。
没有这种东西。
【电竞门面我爵爷:今天的爵爷依旧在注孤生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着!】
很可惜。
祁奇是个常年屏蔽全体语音,并且喜欢一个人玩的孤僻男孩,如果他这个时候开着全体语音,一定会听到飞机上其他玩家重复Knight的择偶标准。
祁奇按着平时的习惯继续跳着军事基地,也就是大家口中常说的机场,先手落在三楼平台捡到一把喷子,后落地的两名玩家被他三四喷子直接带走。
进三楼最先捡到一把AKM,快速卡位朝着二楼的人一阵腰射,最后一个手榴弹,直到把整个仓库里的一队人清回了游戏大厅。
远处观测站附近,刚坐上摩托车的南爵,瞥了一眼屏幕右上方连续出现的“k7777777”连续击杀玩家的信息,轻啧了一声:“鱼卵局哪吒闹海?”
鱼卵局,顾名思义,玩家的水平比鱼塘局还要弱好几个等级,大部分玩家都处在一个“我是谁,我在哪,我站着等你来射我”的状态。
南爵开着摩托准备前往机场劝架,路上突然吃到两发M4的子弹,摩托一个漂亮大回转,翻身落地直接提着UMP9上去刚抢。
[Knight7使用UMP9击杀了
[Knight7使用UMP9击倒
路边平房围墙边总共三个人,连续两个击杀击倒信息跳出,南爵也被对方打得只剩半格血,就在他反身后撤的瞬间,一道98k消音从耳机里传来,屏幕右上角跟着跳出两个击杀消息。
[k7777777使用98k击杀了
[k7777777使用98k击杀了
200米外,两枪98k,一枪补杀,一枪精准爆头。
南爵低声“卧槽”,丢开手里的烟,“这小崽子居然敢闹到我头上?”
这会儿直播间的弹幕已经不能看了,上面全是花式“哈哈哈哈哈哈”,“哪咤闹的是南海吧!!!”,“总共三个人被抢了两个人头,就问南神你难受不难受!”
“可以,一会儿我去桥头堵他!”南爵的话音一落,山后被坡的摩托声越来越远。
弹幕再次疯了一样刷过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爵爷你不行啊,别到时候你过去的时候人小哪吒在桥头等你送快递!”
“坐等打脸!”
南爵眼角一挑,高贵冷艳道:“房管在不在?说我不行的那几个小崽,不封一下?”
“素质主播,了解一下!”
“气人主播,了解一下!”
此时正朝着刚刷新的毒圈中心摩托狂飙的祁奇,还不知道自己刚刚见义勇为,好心劝架的行为,已经成功引起了某位已解散战队队霸的注意。

抢了老攻五个人头后(祁奇南爵)免费章节在线阅读;读一本你喜爱的书就是一段最难忘的人生奇遇,也是嘴边一段喜爱的小曲。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