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安沅隋昭城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宠上心头在线全文。该小说作者是甜糯,讲述了 四月六日,京城百花开尽,蔷薇遍篱台,牡丹吐芳露,街道上张灯结彩,家家户户门上都挂着红绸,不知道还以为大家都嫁娶往来呢。

宠上心头(安沅隋昭城)在线阅读全文

四月六日,京城百花开尽,蔷薇遍篱台,牡丹吐芳露,街道上张灯结彩,家家户户门上都挂着红绸,不知道还以为大家都嫁娶往来呢。
今日是南褚安沅公主下嫁大理太孙之日,说是下嫁,其实大家都明白,安沅公主只是作为一个人质,和亲与大理太孙。
但是大家更明白,安沅公主是为了南褚百姓委身于大理太孙,若不是安沅公主,只怕西南边境如今还是狼烟四起。
据说大理太孙人称战神,能征善战,不过三年便将大理国土扩大一倍,可是打仗再厉害,在南褚百姓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介莽夫,哪里配的上天仙一般的安沅公主。
为此,大家都心疼安沅公主,为了南褚,竟要嫁给这样一个粗鲁残暴之人。
这也是为什么百姓都自发的挂起红绸,大家都是把安沅公主当做自己的亲闺女来对待,亲闺女出嫁,可不就是得挂彩迎灯吗?
只是这个时候的安沅,并没有心情去感受百姓对自己的尊敬与爱护。
“安沅姐姐,你不要走嘛~你要去哪里啊……”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团子拉着安沅的嫁衣下摆,哭的涕泗横流,不想安沅离开,她是七岁的安楚郡主。
后面的宫人怕弄脏了公主的嫁衣,拉住郡主,又怕伤着了郡主,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来了救星。
“软软,乖,别拉着皇姐了,太子哥哥带你去玩好不好?”
南褚太子殿下褚煜,听说安楚郡主拉着安沅公主不愿走,慌忙来救场。
今日是皇姐出嫁,褚煜本该在其身边的,只是母后哭的过于伤心,已经卧病在床,褚煜不得不去照顾皇后。
并且,皇姐的出嫁,是没有人想看见的,能避开,少伤心一点,自然是更好。
“我不……太子鼓鼓…嗝…你让安沅结解不要走,我以后会乖乖的,不会再闯活了,球球你了……”
小小的人儿,哭的一直打嗝,喘不过气来,说的话颠三倒四,口齿不清。
软软一直知道安沅姐姐要出嫁了,本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事情,结果方才安沅姐姐和自己说了很多奇怪的话。
虽然软软听不大懂,可是直觉安沅姐姐要离开自己了,心里难受的紧,也不管什么了,拉着衣摆就哭。
安沅劝了几句,可却把自己的眼泪逼出来了,狠下心来不看软软,就要离开。
软软看着小小的一团,可力气却不小,安沅怕伤着她,又不敢动作太大。
拜别母后的时候,安沅没哭,和褚煜分别的时候安沅也没哭,可是这个时候,因为软软的哭嚎,眼泪却要忍不住了。
软软还小,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就要说,不管要什么,哭一哭就好了,这样大人就会关心自己,满足自己。
可是这样的想法,早就不适合安沅了,她只能笑着出嫁,代表南褚去往大理,哪怕前路迷茫,数不尽的恐惧与未知,也不能有丝毫怯懦。
因为她是南褚的公主,要为了这个国家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哪怕这件事情也许会毁了自己一生。
“软软,听话,皇姐只是出宫有事,明天还会回来的。”褚煜用帕子抹干净软软的眼泪鼻涕,轻声安慰。
“真的吗?”软软看着褚煜的眼睛,她一直都是最相信褚煜的,眼神炙热而执拗。
“是,太子哥哥从来都没骗过你不是吗?”
褚煜强装镇定,他从来不骗软软,可是今天,却不得不骗了。
软软从小就跟在褚煜和安沅后面,几乎可以说是两人带着长大的,感情深厚,若是不骗软软,只怕今天难消停了。
“嗯,那…好吧,那我明天等着安沅姐姐回来,太子哥哥,抱抱~”软软眨了眨眼睛,哭的有些累了,伸手求抱。
“好,太子哥哥带你回去睡觉觉好不好?”褚煜今年十二,不过长的比同龄人高些也壮些,抱软软还是没问题的。
“嗯。”软软揉了揉眼睛,趴在褚煜肩膀上。
小孩子忘性大,不一会儿就忘记自己方才哭的惨烈的样子,一心想睡觉。
褚煜看了看眼眶通红的皇姐,点点头,抱着软软走了。
安沅看着两人的背影,眼泪一下子就滑落脸颊,今日一别,不知何时相见,只盼两人安好。
安沅擦干眼泪,由宫人盖上龙凤呈祥的红盖头,扶着坐上轿撵,往建章宫去。
大理太孙,安沅的夫君,在建章宫等着安沅呢。
呵,不过是一个和亲的公主,没想到他居然会亲自来接,也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安沅哪里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至少人家还让安沅过了十七岁的生辰,也算是对得起安沅了。
未来如何,谁又能知,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安沅是皇上的大公主,皇后独女,自小就是受尽宠爱,生的美貌,性子机灵活泼,京城众多世家公子都盼着能做安沅的驸马。
只是皇后一直舍不得其出嫁,想留两年,没想到这一留,便招来了大理太孙的觊觎,西南边境,狼烟四起,指名道姓要安沅和亲。
为了西南百姓免再遭受战乱之苦,安沅答应了大理和亲,今日,就是安沅嫁去大理的日子,出嫁,本是一个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可是,母后病倒,皇弟不忍心看其出嫁,软软哭的伤心欲绝,父皇强撑着送别,哪一个,都不是该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出现的。
今日,安沅真的是对自己的未来毫无期待,决择已经做下,再没有反悔的余地,只能咬牙坚持了。
到了建章宫,百官等待已久,皇上站在台阶上,大理太孙隋昭城负手站在台阶下方,心情极佳。
“太孙,安沅公主已到,吉时快到了,不如出发吧。”皇上并没有从台阶上下来,急匆匆的就要赶人走。
再不走,皇上怕自己会狠不下心。
“慢着,小婿想看看公主。”隋昭城看向不远处着红色嫁衣的女子,提出了要掀开盖头看一看。
隋昭城怕南褚会狸猫换太子,若是一个假公主,那隋昭城还得再来一趟,浪费时间。
“这……太孙,新娘的红盖头掀不得,这是旧俗……”皇上强忍住怒气,在大庭广众之下掀开红盖头,可不是羞辱于人吗?
“我大理并没有这样的旧俗,无妨。”褚煜走向安沅。
皇上本还想说什么,就看见安沅自己把红盖头拉下,让隋昭城看的清楚明白。
隋昭城看着安沅,红唇轻点,胭脂敷面,两弯柳叶眉,一双桃花眼,眸子带水,显然是方才哭过了,凤冠上的珠链摇曳,在安沅脸上打出光影,这么多年了,安沅还是一如既往的美,甚至比几年前更甚。
隋昭城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拿过安沅手上的盖头,轻轻的盖上,在安沅耳边轻喃,“卿卿,我来接你回家了。”
安沅晃了晃身子,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小名,也许只是凑巧吧,肯定是的。
安沅名褚卿,父皇母后都叫自己卿卿,如今从一个陌生男人嘴里听到,安沅还有些恍惚。
不过安沅并没有来得及多想,就被隋昭城抱起,安沅反射性环住了隋昭城的脖颈,隋昭城轻笑,抱着安沅上了轿撵。
随着礼仪大臣的一句“启程”,安沅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安沅坐在马车最里边儿,隋昭城在安沅旁边,从南褚到大理,这么远,隋昭城自然不可能骑马。
可是和隋昭城共处一室,安沅怎么都觉得别扭,又不敢乱动,生怕忍了他不高兴,那些传言,早在安沅答应隋昭城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
安沅胆子再大,也是惧的,毕竟她明白,这是一个刀尖上舔血的人物,不是父皇母后,会纵容自己。
虽然自己离家万里,嫁去大理,早就不畏惧生死了,在一个没有亲人的地方,过的痛苦,不如死了罢了。
可是安沅不想连累南褚,南褚经不起大理的征战了,既然自己决定了要嫁,那就要嫁的有意义,牺牲自己,至少也得换南褚百年太平。
在安沅浑浑噩噩的想东想西的时候,却感觉头上一轻,隋昭城把龙凤呈祥的红盖头拿了下来。
“不透气,反正没有外人,不必盖着。”
隋昭城看向安沅,眼睛里都是温柔,安沅差一点就要陷进去了。
可是转瞬便回过神来,这样的男人,不是自己可以沾染的。
“谢殿下。”安沅规规矩矩的道谢。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宠上心头阅读全文,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