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主角叫宋清珏的小说?宋先生的宠妻计划同学全文阅读是由轩家沐言原创的言情小说,精彩段落欣赏:他的侧颜笼在这昏暖的光线里,只添了让人目眩神迷的朦胧,变幻的光影中,能看清他睫尖跃动的晶莹碎泽,干净利落的下颚,薄刃似微红的唇瓣,鼻梁挺拔,那微敛的眼眸氤氲着青玉般温润的微芒,神色是极其专注。

宋先生的宠妻计划同学全文免费阅读部分精彩内容

市第三精神病院。
傍晚,树木的阴翳里,夕光澄黄而绚丽,玻璃窗上映着憧憧的梧桐影子,如同冬季冰裂的霜花烙印在上面。
他的侧颜笼在这昏暖的光线里,只添了让人目眩神迷的朦胧,变幻的光影中,能看清他睫尖跃动的晶莹碎泽,干净利落的下颚,薄刃似微红的唇瓣,鼻梁挺拔,那微敛的眼眸氤氲着青玉般温润的微芒,神色是极其专注。
与其他病房不同,在这间房里,向南的墙多了张宽大的梨木书桌,他就坐在桌前,低头认真的雕刻着木偶,靠墙的位置还摆放了整整齐齐的十几只木偶,都只有手掌那么高,神态各异,眉眼却是千篇一律,她们身上hap穿了不同的衣服,那衣裙也很漂亮精致,还戴着小巧首饰,模样惟妙惟肖。
窗户半开,细微的木屑从他棱骨修长的指间落下,随着风又拂到旁边的录音机上去,一点又一点,像是金色的雪絮,继而落在斑斓的素描本上。
这时,走廊里有一行人正在逼近,护士长走在最前端,直接将病房门打开,录音机里飘出女孩悦耳的歌声,一首《雪绒花》愈发清晰,掺杂着微微电流,映入眼帘的就是他宁静清隽的侧影,夕光从树间洒落,点点跃在他乌黑的碎发中,光影流转。?
护士长守在门外,露出身后穿着西服裹裙的女人,她眉眼温和而娴静,望着他,脸上笼着焦灼的气息,迫不及待走进去,朝他唤道:“清珏。”?
宋清珏浑然没有反应,低头细致地雕刻着木偶,就好似凝聚了他所有的精力,她已经走到他身边,看了看还在嗡嗡发声的录音机,心头一颤,指尖立即按住了开关键,只听啪的一声,他身子微微震住,就好似梦里醒来,怔怔的抬头看她,才说出两个字:“姑姑。”
杨思惠看了看他桌上的木偶,依然抑制不住一股冷意钻到心底,竟是觉得骇怕,她竭力挪开目光,只看着他生硬说道:“快收拾一下,今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
宋清珏恍惚的重复了一句,凝视着手里未完成的木偶,青玉似的眸里漾开细密发烫的涟漪,深不见底。梧桐的虬枝倒映在他白衬衫上,如同井里的水,细碎的浮萍浮在井口,割裂出丝丝纹路,他宛如是绽在水里的清莲,温和湿冷的气息里,却倾出让人惊惧的幽深暗影。
天边逐渐泛出泼墨般的浓紫,不知什么时候,淅淅沥沥的雨丝开始往下飘落,如针线似飞溅在玻璃窗上。?
银白的轿车稳稳停在一栋居民楼下,徐珂晨走出驾驶室,撑开一把伞,又跑到后车门前将门打开,高高的举着伞,生怕将里面的女孩淋湿了。就见雪白的小手扶住车门,漆深的夜色里,女孩露出皎洁清甜的脸庞,她披着乌黑微弯的长发,杏眸弯起,眉眼间就流转着狡黠灵透,朝他笑道:“谢谢。”
徐珂晨见她眼睛湿漉漉的,映着路边街灯似温暖的光芒,盈盈澄澈,仿佛被雨水冲洗了般,漂亮的宛如小鹿,他心里怦然一动,有些心慌气促的说:“不客气,不客气。”他送她到了楼梯口,心跳还未平复,她已经转过身对他说:“送我到这就可以了,你快回去吧,明天请你去公司楼下吃饭。”
他嘴角微微一动,最后无奈的笑起来:“好,那明天公司见。”
白络络点点头,眉间只有浓浓的乏意,不去管身后的徐珂晨,转身往楼上走,她租的房子就在三楼,楼道因为安的是声控灯,等她跑到了三楼时,灯光刚好亮起,但一楼和二楼已经全是漆黑。
灯罩脏兮兮的,映出里面纤细混乱的灯丝,吱吱作响,她边走边从皮包里拿出钥匙,才刚走到防盗门前,身后突然飞扑来一个黑影,猝不及防,白络络被吓得“啊”的尖叫出声,钥匙从手心坠落,下一瞬,整个人重重地被压在冰冷的门板上,砰的一声巨响,她的背就这样磕上去,一阵生疼。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又极快地用毛巾捂住她鼻子和嘴巴,力道狠戾无比,白络络被他压的动弹不了,只闻到一股浓烈刺鼻的药味,笔直冲进来。
白络络惊慌地屏住呼吸,对他小腿踢蹬了几下,可是都晚了,她不受控制的往下跌去,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她迷迷糊糊的,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想竭力看清面前的男人,就见他戴了黑色棒球帽,半张脸都浸在那落下的阴翳里,透出阴寒的湿冷薄雾。
滋的一声,三楼声控灯也熄灭了。
黑暗里,女孩沿着防盗门缓缓滑落,那原本死死攥着她手腕的大手,突然又去揽住她往下跌倒的身子,宋清珏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对面居民楼散发出昏暖的灯光,映照着雨丝倾盆如注。
他低下头飞快脱去自己的外套,小心地披在她身上,这才抱着她走下楼去,楼道的灯一盏盏亮起,他跑到离居民楼不远的轿车前,腰背极力向下弯,即使这样,她仍然淋了一些雨,而他却是浑身湿透。
宋清珏将白络络放在副驾驶的座位里,拿开淋湿的外套,仔细给她系了安全带,自己才坐在驾驶室里,扔开头上的棒球帽。雨丝拍打着车窗,却透出气氛更加诡谲,他静默凝视着身边的女孩,那侧颜的弧度,依然柔和似茉莉花般。
他呼吸细微,轻轻的握住她的手,他手指的棱角线条精致而修长,掌心宽厚,衬着她的手愈发柔软小巧,他心口起伏着,脸上的神色仍然是温和安宁,青玉般的眸里宛如春暖花开的深海,沸涌着炙烫幽烈的思慕,细绵入骨,他静默的枕在她肩膀上,眸光潮湿。
“我回来了,络络。”
Chapter 2 【囚禁】
山间的别墅,四下都是冷冷清清的,草坪里亮着微弱的白炽灯,映着雨丝渐渐变小,宛如极细的银针。
卧室里光线昏暖,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光芒是晕黄的一片,朦朦胧胧。窗台上摆着十几只木偶,静谧的映在光线里,那与白络络极为相似的面孔,此时只有说不出的阴冷诡异,一旁的录音机里还依稀传来女孩的歌声,掺着丝丝电流。
宋清珏抱着女孩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身上散发着团团热气,他换了一件浅蓝睡衣,怀里的白络络也穿着海棠色睡裙,那布料光滑如流水似,虚虚的拢着她,长发从他臂弯里柔顺的垂落,整个人只添了柔弱无依的乖巧。
他小心地把她放在大床上,自己也躺在一边,只静默的望着她,视线再也无法挪开,青玉般的眸里氤氲着温柔而潮湿的暖芒,凝着万千缱绻,能直让人溺毙了。
过了一会,宋清珏忽的轻轻凑过去,就好似试探着什么,修美颀长的身躯覆住她,一点点深吻着她的唇瓣,如痴如溺,感受到她是真真切切的人,再也不是自己的想象时,他仿佛是开闸的野兽,再也无法控制住心口爆裂的焦狂。
空气逐渐沸热起来,他的呼吸就好似噬毒的人,抽动着颤抖的腔音,才穿好的衣物又剥落在地毯上,他紧紧纠缠住她,沿着她的下巴往下疯狂的吻着,又珍重的宛如是一场虔诚的仪式,过了许久,他才枕在她温软的胸口前呼着热气,清隽的面孔浮出浅浅的红晕。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了两下。
他倏地睁开眼睛,轻而易举就拿到了它,这是白络络的手机,屏幕上烁着刺亮的白字,清清楚楚的写着“徐珂晨”,而在他名字下,则是他发来的短信,宋清珏就看见“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掌心猛地攥紧,手背上暴出一道道骇人的青筋,他僵片刻,才将它关机,重新放了回去。
宋清珏深深埋进她颈窝里,他抱得很紧,清寒温和的嗓音中透出浓烈的偏执:“络络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身边的人却无声无息,他只当她默许了,呼吸平缓了一些,他紧紧抱着她,清眸里是让人心惊的决绝。
到了第二天,白络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视线的是窗外蓊郁的树林,青玉一般冰凉翠绿的日光在树隙里微微闪烁,一瞬间刺进她的眼底,生疼生疼,她彻底惊醒了,慌忙打量着这间卧室,昨晚的记忆一下子涌上来,在太阳穴里泛出一阵刺痛。
原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不是噩梦,而是真的!
她又看向自己穿着的衣服,单薄的一件吊带裙,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小脸煞白,哗的一下掀开被子,就见床单上干干净净,身上也没有察觉到一丝酸痛,她悬紧的心这才暂时落下。
四下一片安静,整个房子里好像只有她,白络络会过神来,只想快点离开,地毯上放了一双粉红的拖鞋,她穿好鞋子,焦急的在卧室里寻找她的皮包和衣服,结果衣柜里除了男式的衬衫,就是女孩崭新的衣裙,偏偏找不到她的包。
白络络气急败坏的嘀咕着:“都放到哪里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心里惶惶不安,就好似有的阴影牢牢罩住她,愈来愈沉,她没办法控制,最后焦躁的只能去拿衣柜里的裙子,穿上了后才发现意外的合身。
她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惊悚的寒意,不禁打了个冷颤,想也不想就逃出卧室,她刚来到大门前,只听“咔哒”一下,在静寂中尤为刺耳,仿佛是恶魔到来的警钟一般,她惊惧到了极点,整个人僵硬的站在玄关处,连呼吸都忘了。
门一点点打开,露出男人惊怔的面孔。
宋清珏看着她,眼眸里变得深不可测,就好似湖泊掀起的狂乱而幽烈的涟漪,沉沉深深的漾开细碎的波纹,他关好门,对她温柔的笑了笑,轻声说道:“没想到过了四年,络络还能穿上这件衣服。”
他往前走一步,漆皮鞋径直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响激的她浑身一颤,如梦初醒,她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声音里竟然发起抖:“你究竟是谁?!”
他眉尾蓦地轻扬,说道:“我是会陪络络一辈子的人,是络络的丈夫,宋清珏。”
白络络脸色更加苍白,心口突突狂跳,无法抑制住那一股骇冷游遍四肢百骸,她不可思议的说道:“你开什么玩笑,谁要和你结婚了?!”
好似温玉陡然裂开一道缝隙,宋清珏的面孔里渗出狂乱的戾寒,面无表情,他极快的走到她面前,手里还提着古怪的塑料袋子,他一把攥住她的手,将她扯到卧室里去。
白络络痛的尖叫了一声,好似手臂下一秒就要脱臼,她用尽全力捶打着他的手背,撕心裂肺的喊:“你放开我!放开我!!”
宋清珏置若罔闻,将袋子扔到床边的地毯里,他两只手抄在她身后把她横抱起来,狠狠抛在松软的大床上,一只手钳制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从袋子里拿出两串手铐,床头是镂空的柱子,他轻而易举就锢住她的手腕。
白络络的嘴角情不自禁颤抖起来,声音沙哑:“你……你要做什么?”
宋清珏锁紧了她的手,终于满足的覆身下来,他眉目清隽,白衬衫将他身姿衬得修美而颀长,宛如猎豹似一步步压住她,凝望着她的眸中已经没有了怒气,只有入骨的缱绻眷恋,深沉的如大海般朝她扑涌,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唇瓣,温和的说:“我要络络永远都不离开。”
白络络第一个念想就是觉得可笑,一个这么大的男人,怎么能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而且他外貌谦和又温润,不像是坏人,她此时完完全全冷静下来,暂时抛开他强吻了她这一点,企图用道理说服这个人:“宋先生,我们并不熟,还有,您这行为已经可以定义为绑架了,这是在犯罪,会坐牢的!”
宋清珏安静的凝望着她,神色温柔,她并没有看见,他衬衫翻起的袖口里露出的一抹血迹,可他手腕却完好如初,脉络清晰,他轻轻笑起来,语气含着宠溺:“我去做早餐,等我。”他起身拎着塑料袋走出去。
一路来到厨房里,宋清珏将塑料袋搁在桌面,小心地拿出一柄精巧的铁锤,铁质的锤面上印着殷红的血,大片大片的,他静默的看着那一滩血,青玉般的眼眸中却是空洞无光。
Chapter 3 【对峙】
宋清珏洗净双手,从塑料袋里拿出买来的面包,火腿和蔬菜,他熟练的做好了一盘三明治,又准备好一杯牛奶,全都放在盘子里,这才走到卧室里去。
白络络挣扎着想脱去手铐,听到他脚步声,身子一下子僵硬住,仿佛是警惕着猎人的小鹿,他长得很高,颀长的如水杉似,宛如细雨霏霏的江南水墨,好看的轮廓里,每一寸都透出温雅又清隽的气息,他走到床沿坐下,脸上的温柔不曾褪去,说道:“络络,吃饭。”
宋清珏将餐盘搁在床头柜上,用叉子卡住一块切整齐的三明治,轻轻放在她嘴边,她一看见那块三明治,肚子突然咕咕叫嚣起来,她脸颊一红,连忙吃下他递来的食物。
他被她害羞的样子逗笑了,一块又一块喂她吃完,她咽下去最后一口,趁他放下叉子的空隙,不甘心的继续劝道:“宋先生,您最好还是放了我,如果我同事知道我失踪了,一定会报警,到时候您肯定会坐牢,我看您不是坏人,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宋清珏只温柔的笑了笑,拿起床头的餐巾纸,细致地抹去她唇角的面包渣,说:“我帮络络辞职了,用手机。”
白络络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什么?”
她愣了愣,等会过神后,已经气的发疯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神经病吧你!你凭什么帮我辞职!!神经病,你放开我!!”她胡乱挣扎,手铐不断勒着床头柱子,掀起一阵砰咚的撞击声。
宋清珏仿佛没听见她的怒骂,拿起盘子里的牛奶杯,小心翼翼端到她面前,笑着说:“乖络络,喝牛奶。”
白络络气的脸色煞白,她现在才真真切切明白自己的处境,是真的被囚禁了。她愤怒的用手臂挥开他手里的杯子,吼道:“滚开!”他手心没有拿稳,牛奶泼溅在地毯上,他安静的盯着杯子里仅剩的牛奶,突然全灌进自己嘴里。
他砰的将杯子扔在地上,转头癫狂的去掰开她下巴,直直吻下去,将他含着的牛奶全部送到她喉咙里,逼着她全部咽下,她手腕和下颚都痛得厉害,拼命摇着头,“唔……”不断有漏出的奶汁滴落进她心口,很快濡湿了衣服。
宋清珏最后咬了一下她的舌头,才念念不舍的退出来。
她气喘吁吁,嘴边全都是黏腻的牛奶,那曾经是她最喜欢的奶味,现在只让她作呕,他低头看着她濡湿的衣衫,眉间沁出一缕宠溺和无奈:“要洗一洗了。”说着,他走到卫生间里往浴缸调试热水,水声哗啦作响。
白络络难受的蜷起身子,肩头瑟瑟发抖,别墅里开足了暖气,可她却觉得冰冷,不一会,宋清珏就又走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两个钥匙,解开她的手铐,再用其中一个手铐拴住她的两只手,抱她起来。
她的双手一离开床头,突然更加疯狂的踢蹬着他,犹如濒死的人看到唯一的稻草,她不知道自己踢到他哪里,只听他吃痛的闷哼了一声,双手一颤,她立即跳到地板上,结果脚踝过猛,直接扑倒在地,这一下震得她骨头都要碎了,痛的龇牙裂齿。
但她顾不得疼痛,吃力的看向客厅那扇大门,像只大虫般往前面爬了几步,乌黑的头发披散在地板上,一双杏眸通红而凄凉。
宋清珏急忙捉住她的脚腕,再一次把她抱在怀里,她没玩没了的挣扎起来,尖叫:“放开我!”他连衣服都不脱了,直接把她按在浴缸的温水里,自己贴在她身后坐下,一动不动紧紧抱着她,任她奋力扑腾着水花,他就是不放手。
白络络发了狂,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他,他手臂牢牢箍住她肩膀,她低头就是咬,两颗虎牙深深陷进他皮肉里,恨不得将那块肉全部咬碎。
宋清珏全身绷得紧紧的,他将脸埋进她柔软芳香的颈窝里,轻轻磨蹭,青玉的眸子里泛起潮湿的微芒,犹如化为雾气的泪水。温热的血水顺着齿间渗入,她再也无法忍受,别过脸咳嗽起来,他抚摸着她的背,血一滴滴沿着手臂落在清水里,晕染开一朵朵红色的小花。
她而无力的弯下身子,犹如风中残烛的最后一丝余烬,全都熄灭,只剩下绝望的恨意,她瑟瑟发抖,渐渐清醒过来,心里的狂热已经褪去,唯有害怕,她刚刚做了那样的傻事,他一定不会再放过她了。
因为这一种惊惧,她变得默不作声,宋清珏小心地去解开她裙子的拉链,自己也脱了衣服,她感受到他掌心的抚摸,异常温柔,以为噩梦终于要来临,她僵硬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鼻子一酸,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红肿的眼眶中落下,委屈极了。
宋清珏柔缓的嗓音不断徘徊在耳边,轻轻反复的说:“络络不哭,不哭。”一边用毛巾缓缓擦拭着她的脸庞,还有她唇边的牛奶痕迹。他手臂的齿痕很是吓人,汩汩流出鲜血,她被这惨状惊得忘了哭泣,半晌,才转头看着他。
白络络从未见过哪个男子的眼睫会如此纤长,半掩着一双清澈的眼眸,好似浸在潭水里的青玉,波光潋滟,他抬头看着她

以上就是文章宋先生的宠妻计划同学免费阅读的全部内容了,只因这本小说太牛,深受书迷的喜爱!如果你喜欢的话,不要忘记收藏哦!感谢大家的阅读我们下期再见,亲的关注将是小编前进和努力的动力!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