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如星辰卿似月(盼瑶晓寒生)是怎样的剧情体验,张伟闻言,气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怒道:臭丫头,嘴巴放干净点! 盼瑶说:我的嘴巴是很干净,我看是你耳屎太多了吧,不干净,听不出好话赖话。 其他记者见二人剑拔弩张,斗了起来,忙让摄像师对准二人,开始拍摄。 张伟见了,狠狠的瞪了一眼盼瑶,赶紧闭嘴。盼瑶对着他哼了一声,转身欲走。小编为您献上我如星辰卿似月(盼瑶晓寒生)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我如星辰卿似月(盼瑶晓寒生)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晓寒生低声说:脾气这么冲,早晚要惹祸。
盼瑶笑着看他,说:我惹祸,你再来个英雄救美。不也挺好么?
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昨晚的那一个吻,突然脸红了,转过头去。
晓寒生却未发觉盼瑶的这个细微动作,只觉的自己的手被她柔柔嫩嫩的玉手捉住,心里一荡。
突然听到一人说道:既然来了,就这么走了,岂不可惜?
盼瑶只觉的声音耳熟,扭头一看,吓了一跳,见来人正是历云行。
历云行显然不是来吃饭的,他踱着步子,慢慢的走了过来,笑嘻嘻的说:瑶瑶,又见面了。
盼瑶见到历云行,想:他怎么来了?他应该是这里唯一一个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并且,之前自己亲手把他送到了警察那里,他必定怀恨在心,要是和刘公子联起手来对付晓寒生和我,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莞尔一笑,说:云行,好巧,你也来这里为灾区老乡做贡献?
历云行说:是啊!为灾区人民出力是每个公民的责任,这样的事,当然少不了我这个热心肠啦!
晓寒生也认出了他,这个男人正是在达富广场那个追着盼瑶叫‘瑶瑶’的主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张伟低声的问历云行:历哥,认识?
历云行看了他一眼,说,嗯。
又说:今天对刘公子很重要,你不要乱来,这里有我呢,你去别的地方吧。
张伟痛快的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盼瑶对历云行说:我们和刘公子打过招呼了,身体不适,准备早点回家,就不陪着各位了。
历云行说:嗯,那我就不远送了,瑶瑶,改天再登门拜访。
他心想:看来刘公子不知道盼瑶的真实身份,如果知道了,就不敢这样对待盼瑶了。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你。
冷冷笑了一下,又想:要不是和刘公子的父亲有业务上的往来,我才不会搭理刘公子这条疯狗,让他吃点亏也好。
记者们见晓寒生远去,张伟匿了,便例行采访,早早的完成了自己的报道任务。
盼瑶和晓寒生走出流水席外,她低声说:这个人叫历云行,就是之前出馊主意威胁你,不让你参加钢琴比赛的那个人,这个人比较麻烦,看来我们要早点离开这里了。
晓寒生说:怎么是他?就是因为广场求婚的时候,我做了你的挡箭牌?他就威胁我?
盼瑶之前并没有对晓寒生说这件事的细节,此时介绍说:也不是,和你PK的一名选手,是他的妹妹,叫历云飞,我想,他更多的是为了他的妹妹。
晓寒生才焕然大悟,说:那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现在是法制社会,谅他们也不敢胡作非为。
盼瑶说:一个刘公子自然是不怕,这人有勇无谋,可是,这个历云行不一样,城府很深,我们避开为妙。
晓寒生:君子坦坦荡荡,又有何惧?在说,丁冬和小雅还没有教好呢,就这样走了,误人子弟,我做不出。
盼瑶见说不动他,便说:你不走,我也不走,不管什么事,我们都能解决。
晓寒生没有说话,到是他感觉到了,盼瑶的这几句话,说的他心里热热的,如同着火一般。
弯月如钩,微风习习。
没有路灯。
走在乡间路上,盼瑶突然问:晓寒生,你喜欢我么?
晓寒生塘口结舌,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
盼瑶特别喜欢看他窘迫的样子,面对着他,说:你回答我啊?
晓寒生脸涨的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他心里想:我喜欢你么?这还用问!我们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注定不会有结果,喜欢又怎样?爱又怎样?
盼瑶不依不饶,问个不停,最后抓住晓寒生的衣服,站在他的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被逼的没有办法,晓寒生说:有一点吧!
盼瑶:有一点?有多少?
晓寒生:……
盼瑶:只是有一点?那你昨天晚上吻我的时候,抱那么紧干嘛?
晓寒生:……
突然盼瑶听到沙沙的奇怪声音,吓了一跳,对晓寒生说:你听!
晓寒生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一把拉住盼瑶,把她掩在身后,说:该不会是那只大黄狗追来了吧!?我来保护你。
盼瑶脸红红的,呸了一口,说:你别吓我。
晓寒生的这个动作,和这句话,是不是很好的回答了盼瑶的问题?
晓寒生不知道,盼瑶却在心里乐开了花。
那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急,晓寒生看到几个孩子弯着腰,从小路上窜了出来,每人手中均拿了长长的竹竿,约有一人多高,,借着微微的月光,晓寒生看到,为首一人,正是丁冬。
丁冬也看到了有人,却没有看清是谁,真真正正的吓了一跳,并且夸张的跳了起来,嘴里大叫:哎呀妈呀!谁!
盼瑶看到是丁冬,又见他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格格笑了出来。
丁冬这才反应过来,手抚胸口,长出口气,说:老师,你们在这里干嘛?可吓死我了……咦,这个阿姨也在?
小雅手里也拎了竹竿,过来捅了捅丁冬,说:老师和这个阿姨在做羞羞的事,你真傻。
晓寒生连忙摆手,说: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盼瑶没有说话。
晓寒生问:你们这是去干嘛?鬼鬼祟祟的?
小雅咳嗽一声,说:我们去给那些坏人捣蛋!这样的人已经来了几批了,不干好事,吃吃喝喝,拍几张照片,录几段视频就算做了好事了,就算支援灾区了,我呸!我们就是要给他们破坏一下!
其他几个小朋友都点头称对。
盼瑶鼓掌笑道:好主意!我也看他们不爽,也算我一个怎么样?
小雅说:好!
晓寒生问:你们这是打算怎么破坏?还有,你们手里的这根棍子是做什么用的?
丁冬神秘的一笑,说:到了你们就知道了,跟我来吧,轻车熟路!弯腰转身向流水席方向遁去,其他孩子都跟在后面。
盼瑶拉了晓寒生跟在最后。
眨眼间又回到流水席外,透过席内的灯光,隐约可见刘公子在高谈阔论,不断游走于灾民之间,记者们不断递话筒,摄影师不断拍摄。
丁冬让孩子们在席外一字排开,面对流水席,把手里的竹竿都直立着,插到土里,仅留了三分之二在外面。
看来他们训练有素,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丁冬一声令下,只见其他小孩子把漏在外面的竹竿拉弯,对准流水席,猛的松手,竹竿甩出,漏在外面的一端撒出了什么东西,向流水席抛去。
抛出的东西如烟似雾,有一股奇异的香味,晓寒生低声问丁冬,说:这是什么?
丁冬一笑,说:这是宝贝。等下你就知道啦!
只见那些烟雾在空中集结,透过月光,散发出隐隐的粉色。
盼瑶确认这是花粉,因为她花粉过敏,揉揉鼻子,吸了口气,差点打出一个喷嚏。
那烟雾在空中慢慢变淡,只是那股香气,经久不散。
突然,盼瑶看到了空中飞来了很多的飞虫,不知道是什么生物,向着烟雾飞去。
心中诧异,只见那飞虫越来越多,遮天盖日般,嗡嗡嗡得向流水席飞去。
那虫子向着流水席中的众人飞去,突然一个灾民抬头一看,惊的大叫:那咬人的虫子又来啦!大家快跑啊!
众人皆抬头,看到黑压压的一片飞虫,以极快的速度飞了过来,都大叫,慌张的四散奔逃而去。
一时间,桌子,凳子,砰砰乓乓的被撞的七倒八歪,女记者们尖声大叫,一时间也顾不上什么淑女风范了,发足狂奔,流水席里乱成一片。
那飞虫向人的头部飞去,然后围着人的头绕行一周,向人的鼻子、耳朵钻去。
人们捂住耳朵,鼻子,蹲在地上,有人动作慢了一点,痛的呲牙大叫。
盼瑶见此景,心里诧异,暗想:这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这些虫子钻到人的头中,会不会让人死掉?
丁冬见流水席中众人乱成一团,忍不住哈哈大笑,骂道:让你们弄虚作假!这就是对你们的报应!哈哈,好好享受吧。
晓寒生想的和盼瑶一样,忍不住问丁冬:这是什么虫子?会不会把人的脑子吃掉?那些灾民也太可怜了。
丁冬笑了,说:不会的,这种虫子,很是奇怪,它们问到这种花粉的味道就会集中飞来,就算钻到人的五官中,也对人体没有什么大的危害。只是让人觉得耳朵、鼻子奇痒无比,不会有生命危险。
晓寒生和盼瑶这才放心。
丁冬正笑着,突然从黑影出转出几个大汉来,其中有一个,脑袋上受了伤,正是昨晚被打的那个保安。
保安大叫:破坏流水席的人找到了!破坏流水席的人抓到啦!原来是这个小鬼!
丁冬想跑,却发现被围在正中,根本逃不掉了。

我如星辰卿似月(盼瑶晓寒生)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细腻的文笔,很具体翔实的描绘,堪称难得一见的佳作。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