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作者罄靥的小说再敢躲一下试试(凌舜江殊)上线了,再敢躲一下试试全文阅读讲述了:凌舜高二的时候因家庭变故,寄宿在江家。一家人对他都很好,除了江殊。今天让凌舜替他抄作业,明天抢凌舜的枕头,简直无恶不作。每一次江妈妈见此都会斥责道:“江殊,不可以欺负哥哥。”“好,我不会欺负哥哥的。”

再敢躲一下试试在线阅读

气血方刚的年纪。
尤其对面是个身材容貌都出挑的。
还能是哪儿不。
凌舜自然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总之就是…难受。别再揉了,真的很感谢你。”
“那我检查一下。”
话音刚落,两个人原本就不远的距离,顿时又凑近了不少。
“别——”
凌舜这声还没喊完。
后半句就卡在喉咙里。
这次依旧是隔着衬衫。
但是手,却是落在了胃部之上,胸膛的位置。
“隔间里吵什么呢?”
紧接着,校医就推门从外面进来。
凌舜连忙闭了嘴。
可反观江殊,丝毫没有畏惧陌生人的意思。
依旧波澜不惊的“检查”着。
“没事儿,我刚帮他灌上暖水袋,可能有点烫。”江殊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应了一句。
“行,大夫正在往学校这边赶了。你们班主任也给假条了,待会儿先让大夫看看,严重的话去医院,不严重的话可以回家休息。你们两个安静一下,我先给别的同学涂药。”
“好的,谢谢老师。”江殊回应的十分冷静。
凌舜则是连呼吸都压抑的很。
这个距离太近了。
尤其还是身贴身的距离,加上对方的手……
而且外面有人,这个过分近的,处于随时会被发现的状态。
羞耻。
背德。
所有负面,但会让人激动的情绪,一股脑的向上涌。
“江殊!别太过分!”
“手还隔着衣服,又没碰到你,怎么就过分了?”
“而且哥哥自己不说,我才打算检查的。”
凌舜咬了咬下唇。
“哥哥这个动作,会让我觉得…您在想什么过分的事情。”
原本就难受的有些暴躁,加上对方一再没脸没皮的得寸进尺。
再是好脾气的凌舜,一时间也没忍住冲动,直接伸手推了江殊一把。
这点软绵绵的力气,没有半分作用。
反倒是像…撒娇一样。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凌舜连忙试图松开手。
然而推在对方心口前的手被狠狠地攥住手腕,怎么都收不回来。
“这次是哥哥主动碰我的,不允许抵赖。”
“松开!”
凌舜又一次试图把手收回来。
依旧是徒劳。
“就是不松能怎么办?”
“咬我?”
说完之后,脸上贱兮兮的笑容不但更肆意了。
手也攥紧了很多。
凌舜:……
凌舜正在绞尽脑汁组织骂人的措辞。
突然听见外面传来门开的声音,“江哥!东西买回来了!”
“出去!敲门重新进!”
“好好好好好,对不起对不起。”
“报告。老师我要进去给同学送东西。”
校医挥了挥手,明显不想理这些人高马大的社会青年。
凌舜一时间更紧张了。
江殊还是不慌不忙的攥着他的手腕。
没有半分松手的意思。
凌舜能感受到对方有力的心跳。
和体温,以及肌肉的力量。
“松手啊。”
“让他们看见怎么了?哥哥要是心里没鬼的话害羞什么?”
凌舜:……
“江哥你在哪儿啊,粥要凉了。”
听着声音愈发近了,凌舜又一次试图把他推开。
“江哥,你在帘子里面吗?”
声音只有一步之遥的了。
凌舜一时间更急了。
“江殊,赶紧松手。”
“亲我一下,我就松开。”
突如其来的要求。
凌舜怔了一下。
李泽:“江哥我能掀帘子吗?”
凌舜几乎是想都没想,连忙凑上去,在脖颈侧面轻快的点了一下。
“不够。”
“要亲脸颊。”
凌舜咬牙,“先欠着,给我松手。”
“说好欠着了。”江殊说完之后,才暂时松了手。
盘腿在床上坐直,掀开了帘子。
“粥买回来了吗?”江殊扫了一眼李泽手上的东西。
“买回来了买回来了。专门又买了保温桶。”李泽说完之后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也不知道凌哥还喜欢吃什么,根据店员推荐买了几个蒸笼。”
“好,谢谢你了。”江殊说道。
“对,许海在外面,说给凌哥道个歉,刚才用词过激了……”
“得了得了,改天再说。你们先出去。”江殊巴不得独处的时间多一点。
尤其是校医室这种…半公开,半隐私的场合。
无关人员,能别碍事儿就别碍事儿。
“行。那今天晚上……”
“你们玩儿的开心,记我卡上。”
“芊芊把吴芳菲真叫出来了,江哥真不去?当初送了那么多东西,都没音——”
“以前送她东西我心甘情愿,没音就过去了放下了,我差那点儿钱?”
“我哥生病了你叫我去喝酒,这是人说的话吗?”
江殊依旧拒绝道。
“想去就去吧。待会儿去完医院我回去就行。”凌舜夹杂在中间有点儿尴尬。
听语气……
应该是江殊追过的人。
而且是无疾而终,不太甘心的那种。
“李泽,把饭放下先出去。”
“好,待会儿给你打电话。”

李泽出去之后,凌舜才看见对方拿起桌子上的保温桶。
打开,拿出勺子,舀了一勺最下层的粥。
凌舜见对方先是用唇碰了碰温度。
才递到他唇边。
“我自己喝。”
江殊没松手。
甚至更把勺子向前递了递。
“张嘴。”
凌舜伸出手,准备夺回勺子的自主权。
“我让哥哥张嘴。”
语气突然凌厉了。
莫名被凶的凌舜,只好张开嘴。
入口的温度正好。
粥香混合着淡淡地咸味儿,喝下去身子都暖的。
不过大抵是太长时间没吃东西。
喝到第五口的时候,凌舜还是觉的不太。
推开了江殊的手。
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粥,顺着嘴角,流出来了一些。
“不喝了?”
“嗯。”凌舜蹙眉低头,闷闷的应了一声。
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的唇角。
像是品尝什么令人垂涎的果实一样。
只是没到成熟期,只能垂涎着,没有吃到口。
残余的粥。
因为米熬的稀烂,米油混在一起,半透明的淡白色。
过了好一会儿,凌舜才发觉到自己被看着。
连忙抬头,“怎,怎么了?”
“嘴没擦干净。”
凌舜还没来得及拿抽纸。
唇角先一步扫过一只手指。
指腹上的茧子,粗,糙的感觉,和柔软的唇形成鲜明的对比。
触感太真切了。
全身甚至闪过一丝恍惚。
“我自己擦一下就行了,”凌舜笑了一下,试图掩饰尴尬。“不用这么麻烦你。”
说完之后,凌舜感觉到面前的目光,威慑力并没有减弱半分。
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余光向上抬眼的时候。
凌舜能感觉得到江殊依旧在一直看着他。
瞳孔变得狭长。
面色的善意也削减了很多。
“看着我干什么?”凌舜低声问了一句。
“没事。”江殊有些烦躁的别开目光。
太没有危险意识了。
真是令人欣喜。
过了一会儿,大夫来了给凌舜简单的检查一下,说是去医院输液,然后开了些药,注意饮食清淡就没事了。
药里有止痛的,让凌舜吃过饭再吃。
最后那些东西,凌舜零零散散的又吞了几口,吃了药,才等着司机过来去医院。
药劲儿上来之后,很快就不疼了。
但因为乍一吃东西,还是有些难受。
加上车上颠簸,本来就不太,又加重了几分。
凌舜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灌进来了一些,试图缓解。
“哥哥不?”
“嗯。”
凌舜说完之后,倚在角落里,直接闭上眼睛。
胃里一直泛酸。
而且不太好的是,好像有点发烧的趋势。
直到下车的时候,凌舜才有些难受的直接蹲在地上。
“用不用抱你?”江殊也陪他一起蹲下。
凌舜摇头,缓了一会儿还是站了起来。
输上液坐在椅子上的时候,难受的感觉不减反增。
打完第一瓶之后,凌舜要求护士先拔针,要去趟洗手间。
跑进洗手间的隔间的时候,凌舜反锁上门。
几乎是再站稳一刻都困难,直接跪在马桶面前。
胃部不断的抽.动,痉挛。
不过吃进去的东西太少,除了药物残渣和已经消化殆尽的粥水,能反出来的只有胃液。
恍惚间,凌舜感觉到门被外面的人拧开了。
紧接着对方挤了进来。
手边多了一瓶拧开过的矿泉水。
凌舜没多想,直接接了过来,灌了一口试图漱口。
然而换来的又是腹部的抽.搐。
凌舜感觉到有人在替他顺背。
手法能感觉的出有点生疏,但却是焦急的。
过了好半晌,实在是连胃液都不剩的时候,才渐渐停止了。
“谢谢……”漱口之后,凌舜才哑着声音轻声说道。
双腿已经颤抖到站不起来。
眼眶里的泪水也不受控制的往外冒。
凌舜顺手抽了张纸,潦草收拾了一下狼狈的面容。
“这次怎么这么严重?”
“还行。以前也是这样,输过液吐过就没事了。”
凌舜依旧是没爬起来。
从身后能看出,跪着的腿都在打颤。
以前也是这样。
这话莫名,让江殊听着不太。
加上红着眼眶,哑着嗓音的模样。
任人欺.凌。
心疼之余。
骨子里又有点说不清的东西在作祟。
“叫过家庭医生和护士了。后面的输液回家躺着,会一点。”
“嗯。”凌舜没有反驳什么。
“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想上个厕所。”凌舜最终还是小声请求道。
“哥哥现在能站起来吗?”
站不起来。
但凌舜想说缓一会儿大概就可以了,站不起来就回家再说。
然而还没说出口。
整个人直接被从背后抱起来。
裤子上的皮带扣应声落地。
“不要……”
这个,像是对待不会自主上厕所的小孩子一样。
被身后的人把着。
“哥哥相信我。没事,会抱稳你的。”
不是稳不稳的问题。
最没有隐私,最没有羞耻心的一面。
尽数展现。
凌舜脸皮薄,自然是兜不住。
原本就沙哑的声音,又因为生病委屈,加上现在又羞又臊,竟是染上了点哭腔。
但也只能糯糯的请求,“江殊,把我放下来…好不好……”
给予凌舜的回应并不是话语。
倏地,那双有力的大手,又掰开了几分。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再敢躲一下试试(凌舜江殊)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