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初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简介:十三岁的初俏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小仙女,然而她一觉醒来穿到三年后,发现——体重暴增一百六。全校第一的成绩成了倒数。家里收养的姐姐顶替她成了自己救过的人的白月光。一把好牌被打得稀烂,初俏痛定思痛,决定逆天改命。

详细介绍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作者松庭的小说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初俏小说)上线了,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全文阅读讲述了:收拾完擅自拿他手机发短信的少年们,傅执沉着脸在初俏旁边坐下。酒吧里的客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晃眼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傅执周身却自带一种游离于世的气质,好像外界纷扰都不入他眼。

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免费阅读

初俏捏着书包带,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百无聊赖地晃荡腿。
不远处的卡座那边,傅执正跟他的狐朋狗友们进行友好亲切和谐的沟通。
“执哥执哥,消消气!”
“我们就是听说你多了个小跟班,好奇想看看而已。”
“冤有头债有主!是大黄拿你手机发的短信!”
“卧槽你这出卖兄弟比脱你裤子还容易啊!!”
“吵个屁吵。”傅执宛如一个没耐心的邪恶反派,“你们什么时候能解锁我手机的?嗯?”
“……”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小姑娘想喝什么?莫吉托还是果汁?”吧台内的墨镜男笑着问,“麻烦你跑这一趟,我替小执谢谢你了。”
“果汁就可以。”初俏看不远处打闹的少年们,好奇问,“你和傅执……?”
“我叫顾琛,是他堂舅。”
墨镜男的答案让初俏有些意外。
他将西柚汁递给初俏,一边擦手边的杯子一边道:“臭小子三天两头逃课,我怕他学坏,让他不想上课就过来我这里帮忙。”
……您真不觉得您这个店更容易让小孩子学坏吗?
初俏把这个疑惑咽了回去。
顾琛年纪至多二十七八,蓄胡子打耳钉,脖子上项链叮铃哐当,社会气息浓厚,平时见了这类人初俏都不会多接触的。
但顾琛一开口,给人的感觉倒和他浮夸的打扮相反,令人觉得十分温厚可靠。
“小姑娘我问问你,我们小执在学校怎么样?”
叼着烟的顾琛看上去随时都能去出演古惑仔,语气却仿佛一个操心的老母亲,
“我们小执就是脾气有点坏,但是人品没话说的,他跟同学相处得……”
“顾琛你话真多。”
收拾完擅自拿他手机发短信的少年们,傅执沉着脸在初俏旁边坐下。
酒吧里的客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晃眼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傅执周身却自带一种游离于世的气质,好像外界纷扰都不入他眼。
顾琛挑眉:“没大没小。”
傅执不搭理他,看向初俏:“送的东西呢?”
初俏把怀里抱着的东西郑重地交给了傅执。
顾琛瞥见了上面的寄件地址,脱口而出:“医院寄来的?你妈妈的检查报告?”
“不是。”傅执没抬头,语气不辨喜怒,“我自己的。”
顾琛笑道:“你去医院检查什么?平时不是只有你把别人揍到去医院检查的份?”
“……例行体检,不行?”
见傅执越发不耐烦,顾琛举手示弱,嘱咐傅执把初俏安全送走后,就转而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你身体不啊?”初俏关怀道,“检查结果怎么样?”
傅执扫了一眼后,缓缓抬头望向初俏。
他特意抽了一天的时间,一大早就去医院排号做检查,抽血抽了五六管,除了心外科之外,几乎把所有例行体检的项目都做了个遍。
然而,没有任何问题。
他为什么会因为初俏心痛的原因,依旧是个未知数。
傅执甚至还去看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听完他的解释之后,语重心长地告诉他:
“……孩子,你这是恋爱了啊。”
他恋爱个锤子。
“没什么怎么样。”傅执烦躁地把检查结果揉成团,随手一扔,连带看初俏时眼神也挑剔起来,“你没脑子吗?随随便便什么人发短信你都来?”
初俏不悦地为自己反驳:“是你同桌说你让我送的。”
“他万一骗你呢?”
“……我哪知道他骗我啊。”
初俏争论失败,反而显得自己真的很好骗,顿时觉得面子上很是过不去。
傅执没查出心痛原因,原本挺心烦意乱的,但不知为何,看到少女侧过身自己生自己的气时,又像是被她逗笑一般,心中的烦闷也不自觉的消散了大半。
“执哥你那小跟班叫啥啊?留个联系方式下次一起出来玩啊!”
远处那群少年勾肩搭背,嘻嘻哈哈成一片,但并不是恶意的嘲笑。
可初俏一听小跟班不乐意了,转头龇牙咧嘴地认真强调:
“我不是小跟班!”
她声音小,被舞池音浪一冲根本听不清,偏偏故作凶狠的表情配上小圆脸也没几分杀伤力,少年们还以为初俏在跟他们打招呼。
“走了。”傅执从高脚凳上起身,准备打个车送初俏回去。
初俏还听他们一口一个小跟班,认真地跟他们隔空battle:
“我不是小跟班!我叫初俏!”
这次倒是终于听清了。
不过下一秒,初俏就捏着书包带乖乖巧巧地跑到傅执身边,冲他甜甜一笑。
“好了,我们走吧。”
众人:“……”
走得时候正好十点左右,酒吧人流量骤然增多。
初俏他们逆着人流往外走,她又穿得格格不入,几乎每个路过的人都会看她一眼。
一开始初俏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发现傅执都快走得没影了,她才仰着小脑瓜一路往前追,生怕傅执把她丢在这里不管了。
最后虽然把傅执跟丢了,但初俏却碰到了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人。
“……姐姐?”
浓妆艳抹的女孩乍一看像是二十出头,可仔细一看,掩藏在浓妆之下的分明就是稚嫩的面孔。
这是赵盈盈。
“盈盈,这小孩你认识?”她旁边的女人扫了眼初俏,笑容古怪,“你这交友圈挺广啊。”
赵盈盈也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初俏,短暂的怔愣后,随之而来的是秘密被人发现的害怕。
跟她一起来的是娱乐圈的一个三线小明星,初父并不喜欢她过早的和娱乐圈有什么接触,平日里她在初父面前塑造的形象,也是按照从前初俏的样子来的。
如果初父要是知道她经常来酒吧玩……
“初俏,你怎么会在这里?”赵盈盈先发制人,想着再怎么也要把初俏变成共犯,“平时看你听话乖巧,没想到你居然还来酒吧?”
初俏面不改色:
“我是找人,你看我打扮也不是来玩的吧?到底是谁来玩,姐姐要不要开个视频问问爸爸的看法?”
赵盈盈没想到初俏这么伶牙俐齿,一时间也想不到治她的办法,只好慌忙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放狠话:
“我们俩各玩各的,你要是告黑状我不会放过你的。”
初俏看着她没入人群的背影,心中升起了一点不安。
“刚刚那个你认识?”
不知何时,傅执又倒回来找到了初俏。
“嗯,是我姐姐。”初俏蹙眉,“她好像常来酒吧的样子。”
傅执和他朋友虽然只是偶尔来店里聚聚,但像赵盈盈这样的人也见得不少,别的不说,就她旁边的那个朋友,绝对是个夜店咖,跟这种人混久了,想干干净净也不太可能。
不过这些他不会告诉初俏。
“小朋友,她那样的你管不了,早点回去让你家大人管。”
他的嗓音冷淡,然而转头走了两步,傅执又忽然转头抓住了她的手腕。
人潮涌动,从手腕上传来的温度炽热。
灯火昏暗,人声嘈杂。
在汹涌人潮中逆行的初俏不知为何,心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
回到家里已经过了十一点,沈宛然今天刚好有事去临市出差一天,初俏不准备惊动家里的佣人,轻手轻脚地打算回房。
然而刚一进门,客厅里的灯啪地一声打开。
“俏俏,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坐在沙发上的初父难得稍微严肃起来,沉下脸质问道。
初父虽然对初俏宠溺,但涉及到初俏的安全问题,他也不会顾忌两人的关系就敷衍过去。
初俏自知理亏,原本想解释一下认个错的,可一想到白天在学校里听到的风言风语,想到初父去给赵盈盈开家长会的事情,初俏就忍不住耍点小脾气了。
“我有事。”初俏捏着书包带,梗着脖子硬邦邦答道,“没注意时间就晚了一点,下次我会记得的。”
虽说好像一副态度强硬的样子,但嘴上认错飞快,倒有点小孩子气的可爱。
初父了解初俏的性格,应该是真有什么事耽搁了。
他不忍继续责怪初俏,很快就软了态度,起身接过初俏的书包。
“太晚了不安全,爸爸也是担心你。”他观察了一下初俏的态度,试探着道,“我听你沈阿姨说,你们学校快开家长会了吧,虽然以往你都不让爸爸去,但是你看,爸爸特意空了好几天的时间回来……”
听到这里,初俏拧巴的小心思才稍稍好转一些。
“您你不给姐姐开吗?我看她比较喜欢您去,你要是不去,姐姐多委屈啊。”
初父一听有希望,大手一挥:“不委屈!上高中以来我都去给她开了,还没给你开过家长会,我们俏俏才委屈呢。”
初俏心里点头。
可把她委屈坏了。
“好几天没见了,俏俏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初父将初俏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发觉了些许不同,“衣服都大了点,脸也小了一圈……俏俏,可不能减肥啊,你别听他们说什么瘦了好看,你现在学习这么辛苦,不吃饭累着了怎么办?”
初俏一愣,她整日忙得跟陀螺一样,没什么空照镜子,并不知道自己的外形已经有了些许微妙的改变。
正好客厅有个称,初俏上去称了称。
一百四十斤。
从穿越至今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她并没有刻意减肥,只是停了抗抑郁症的药,再加上平时步行上下学,体重就不知不觉地下降了二十斤。
这个速度令她有些惊讶。
“你看看,瘦了这么多!”
初父也和全天下的父母一样,哪怕初俏圆滚滚的跟个小雪球一样,他也能面不改色地说她好看。
“是家里阿姨的饭做得不合胃口还是零花钱不够?”说到零花钱,初父立马掏出手机,飞快地给初俏转了小一万,“平时在学校饿了就多买点零食放着,不许不吃饭,知不知道?”
……一万块钱这得买几个月的零食才花得完啊。
初俏对初父在金钱方面无限度的宠溺有些无奈。
询问了家长会的时间,初父催促着初俏早点回去洗漱睡觉,上楼的时候初俏才忽然想起来:
“您不问姐姐去哪里了吗?”
“她跟我说过了。”初父答,“她同学生日,今晚就住同学家,周末再出去玩。”
看来是赵盈盈又撒谎了。
初俏原本并不想替赵盈盈把这事瞒过去,不过如果告诉初父自己在酒吧看到了赵盈盈,那么比起赵盈盈去酒吧,初父肯定更关注初俏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所以,已经很困的初俏决定放弃解释,径直上了楼。
而与此同时,送初俏回家的傅执也再度回到了MOON,这次他并没有进去,而是走向他停在巷子里的摩托车,准备回家睡觉。
他刚要往里走,忽然瞥见巷尾闪过有几分眼熟的身影。
监控拍不到的死角内,两个穿着亮片裙的女孩像是被人拖拽着,身影在监控拍不到的死角一闪而过,瞬间消失在路边窄巷之中。
傅执认出了其中一个。
那是初俏的姐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初俏小说)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目录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