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凌良时苏嬿婉)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简介: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就算是死,我苏嬿婉,也要陪着你,一同共赴黄泉!”苏嬿婉的家弟苏北和,正是读私塾的年纪。苏家把全部的希望尽数寄托在这年仅十三岁的少年身上,所以,所读书的私塾,在西昆也是数一数二的。苏北和的吃穿用度,俱是苏嬿婉月月供济的。

详细介绍

作者小景原创的小说——《此情可待成追忆》推荐给大家,小说全文文笔精湛,故事情节扣人心弦,小编为您整理了此情可待成追忆全文完整章节阅读,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苏嬿婉不止一次地质问自己,她果真喜欢凌良卿,喜欢一个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男人吗?她苦苦地寻求答案,直到今日,她才明白,自己无非是只想得到一个依靠而已。 苏家败落,在西昆已然到了要靠亲戚接济的地步。母亲曾不止一次地修书前来,委婉地表示,家里又需要银钱了。苏嬿婉的家弟苏北和,正是读私塾的年纪。苏家把全部的希望尽数寄托在这年仅十三岁的少年身上,所以,所读书的私塾,在西昆也是数一数二的。苏北和的吃穿用度,俱是苏嬿婉月月供济的。

此情可待成追忆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苏嬿婉心里不觉好笑,这男子身份未明,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凌府的后花园里,又敢以一副主人姿态随随便便地训斥他人。甚至知道现当家管事的是大少奶奶。苏嬿婉忍不住对他的身份生出许多疑问,若是直接问他,只怕这人不但不说实情,还会误以为自己轻浮,不知礼数。无奈,只得心生一苦肉计,当即坐倒在地。口里不住哎呦起来。
果然,那男子并没有意料到苏嬿婉会忽然倒地,唬得他顿时不知所措起来,连声问道:“喂,我说,你,你这是怎么了?”
苏嬿婉心里不住暗笑,脸上却尽是痛苦模样:“也,也不知你是哪里来的轻薄浪子,吓得我心痛病都犯了起来,哎呦呦,可痛煞我也。”
那男子却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么手慌脚乱,只见他十分沉着地半跪于地,一双手已然搭到了苏嬿婉的胸口。
“你,你这是做什么……”男子这一举动,倒把苏嬿婉吓得手慌脚乱起来,站起来不是,坐起来亦不是。
男子微微一笑,说道:“也幸亏你遇见我了,我倒略通医术,尤擅推痛之法。来,让我给你揉揉胸口。”
苏嬿婉轻啐一口,怒目圆睁,正不知所措时,却忽然听见了绣荷的呼唤声。
苏嬿婉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赶紧回喊道:“绣荷,我在这,我在这!”
那男子皱眉,说道:“你不是心痛吗?”
苏嬿婉猛地站起,将之一把推开,冷笑道:“有人来了,你还敢拦我?”
男子却也不急,只站在那里,却也不急着逃跑。苏嬿婉无法,只得快步循绣荷之声而去。
男子看着苏嬿婉慌张的背影,嘴角却微微上扬起一道弧线。
这女子,却着实有趣的很。天色微明,苏嬿婉便起身梳洗打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憔悴,心里不知骂了多少遍昨夜里的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轻薄浪子。
绣荷一边为苏嬿婉梳头,一边一脸狐疑地说道:“小姐,昨天晚上,你果真只是睡迷了?”
苏嬿婉只顾在心里谩骂着那男子,却没听见绣荷的话。
绣荷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也顾不得礼数了,轻轻用手在苏嬿婉面前晃了晃:“小姐,小姐?”
苏嬿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从未在绣荷面前失过态,此时不觉面红耳赤,只得说道:“快些梳,我一会儿还得伺候老夫人用早饭呢。”
绣荷回道:“老夫人那边传过话了,说今儿因三少爷回来了,就不用大少奶奶伺候早饭了。”
“三少爷?”苏嬿婉轻轻皱了皱眉头,“可是在离山菩提寺的那位小少爷?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绣荷笑道:“早上听老夫人屋里的丫鬟说,三少爷原是今日里平明时侯回来的。一回来,就到了老太太的屋里了。二夫人听闻三少爷回来了,几乎一夜未曾合眼,折腾屋里的丫鬟一趟又一趟到大门口观望。这不,方才还同我叫苦呢。”
苏嬿婉嫁到凌府三年,只偶尔地听人说起过凌家的这位三少爷。原是二夫人所产下的遗腹子,自生下来便得了童子病,被送至在离山菩提寺寄养,亲朋好友一概不准相见。幸得佛法庇佑,才勉强活了下来。
现如今,这位三少爷已与生母殷氏分离几近悠悠十八载。十八年来,母子二人所见的次数,一只手掌亦数的过来。殷氏一夜未曾合眼的这份心情,是每一个做母亲的人都深有体会的。
“相必是因宫里的娘娘回家省亲,才被夫人准许回府的。”苏嬿婉轻轻道。
“小姐,你说,皇宫是什么样的啊,在宫里当娘娘,是不是可威风了啊?”绣荷一脸的憧憬模样。
苏嬿婉却轻轻摇摇头:“威不威风,还要看你得不得皇上的喜欢,受不受皇上的宠爱。若是被皇上厌恶,深宫冷殿,亦无异于监房牢院。”说罢,便对着铜镜看着绣荷。
绣荷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赶紧闭上了嘴巴,一心为苏嬿婉梳头。
梳毕。苏嬿婉直起身来,看着梳妆台上寥寥可数的金钗玉饰,又轻轻叹了口气,因问绣荷道:“不知上回寄送到家里的金银细软,母亲可收到了没有。”绣荷想了想,说道:“夫人若是收到了,定然会修书前来的,小姐不必挂念。”
正说着,忽听下人来报,说几个管事的嬷嬷俱带着账目在门外侯着呢,单等大少奶奶传进。
苏嬿婉眼神里忽而闪过一丝冷光,她不管家的这几日,想必这群人必定要在账目中做些文章。便清声说道:“进来吧。”
几个管家嬷嬷便推门而入,一个个灰头土脸,鼠目寸光。行拜毕礼,便向苏嬿婉报起这个月里各司的账目开销。偶有含混不清的,苏嬿婉便命绣荷将账目拿过来亲自过目,细细地查看一番,再与总账相对。仿佛从前的苏嬿婉,再次回到了凌府所有人的身边。
几个嬷嬷便不敢怠慢,只得一五一十俱以实相告,偶有说不清的,苏嬿婉亦不加以宽待,或改或罚,处置的恰如其分。
忽见专记月例银子发放的一部账目里,柳姨娘平白无故地多得了六两月例银子,细问道,原是柳姨娘的母家失了事,特地要的津贴。
苏嬿婉心下不免愠怒,想自己家中失事,自己也从未以己之私多领过半两月例银子,更不必谈津贴二字。假若每位夫人姨娘母家俱失了事,那凌府不得早晚被津贴空了不成?
苏嬿婉不禁皱眉道:“我来凌府三年,从未听闻母家失事,要靠主家的津贴一说。凌府可有津贴的先例?”
一个嬷嬷想了想说道:“未曾有,不过,不过这一次么,却是柳姨娘自己过来要的。”
“呵,原是她自己过来要的。既是她自己过来要的,你们亦没有告知我,就擅自往这账目上记写了?”苏嬿婉皱着眉头,冷冷地问道。“这件事,若是被大夫人追究起来,只怕要打发你们几个老货出去。”
那嬷嬷唬得立马跪倒在地,说道:“回大少奶奶的话,就算我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也实在不敢擅作主张。原是柔姑娘带着柳姨娘来主事房说与我们的,我们…我们也不敢不从啊……”
“呸,放你娘的屁,柔姑娘算是什么东西?正经主子奶奶的话你们不听,竟受一个有名无分的贱妾摆弄,你们分明是狗眼看人低!”一旁的绣荷气极,忍不住骂了几句。
苏嬿婉却不露声色,只淡淡道:“绣荷,不得无礼。既是柔姑娘吩咐的,我自会亲自与她讲明。柳姨娘的月例银子,便仍照旧例发。想必柔姑娘她初来凌府,不懂凌府的诸多规矩,分不出主次,全按她小家子的过法过了。不过,你们这几个管事的嬷嬷,在凌府已然不下十几年了,怎么到今日,却也都还这般糊涂?罢了,念你们几个年纪已长,一人克扣一两月例银子,一来长一长记性,二则是以儆效尤,以免再有下人,跟着你们一样犯了糊涂。”

以上就是小编为朋友们带来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全文完整章节阅读,想阅读更多更精彩内容请关注本站。

目录

更多章节 >>